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2021-12-26     昀澤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神田沙也加(享年35歲)12月18日突然逝世,至今已有1周時間了。其出演的舞台劇於12月25日重新開演,母親松田聖子(59歲)與原定出演的NHK紅白歌會負責人再次展開商談。失去最愛女兒的悲傷之情十分深刻,聖子她「一晚也沒睡一直緊靠著遺體」(相關人士),明明是站都站不好的狀態,依然和前夫神田正輝(71歲)一起會見了記者。為什麼應對記者們,並開始紅白歌會的商談呢?看不到盡頭的悲傷,聖子想要朝著盡頭往前走。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據Sponichi報紙的採訪,聖子在12月20日中午左右到達札幌,沙也加的遺體已被警察送到殯儀館。「沙也加不知是不是因為積雪的緣故,沒有發現外傷,表情真的很平靜,簡直就像睡著了似的。」(相關人士所述)。聖子無數次將自己的臉頰貼在沉默的愛女冰冷的臉頰上,用雙手反覆撫摸著哭喊,這樣的母親身影「難以用筆墨形容,是至今為止從未見過的聖子」。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噩耗是18日深夜傳來的。沙也加所在事務所社長,聖子的親哥哥考慮到聖子心情,故意晚了一些,在每年慣例的東京都晚餐表演結束後才通知聖子。相關人士表示,「如果直接告訴聖子出事的話,估計就無法站在舞台上」。20日的守夜後,聖子一個人沒有回酒店,直到第二天準備葬禮和告別儀式。她說:「20多個小時都沒睡,一直沒有離開沙也加身邊。」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聖子哭腫了眼睛,第二天21日下午,火葬的時候又再次溢出大顆的眼淚,甚至靠在正輝的懷裡哭泣。準備下午6點的日航飛機回東京,在這之前的下午5點多,決定和正輝在火葬場見記者,那是為什麼呢?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考慮到這之後的事情,能讓大家看到一家3人在一起的機會,這是最後一次了。最愛的孩子去世的悲傷很大,但是覺得這一家都是靠著世間大家的支持才存在,應該有必須完成的事情,這是聖子厲害的地方。所以那不是夫婦二人的會見,而是和沙也加一起一家人最後的三人見面會。」(相關人士)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粉色的牌位和骨灰盒,是這對母女都非常喜歡的顏色。在回去的飛機上,聖子抱著骨灰盒說:「絕對不想離開。」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大年三十的紅白歌會,聖子當初準備演唱財津和夫作詞作曲的新曲《我的愛》,曾與沙也加2人共同出演,充滿回憶的紅白舞台上,聖子接下來會演唱哪首歌呢?考慮到聖子和沙也加,紅白歌會的負責人也在尋找吧。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89歲祖母也去了札幌

聖子的母親,從小就嚴格訓練沙也加的祖母,一子女士(89歲)也來到了札幌。一子女士對從小就非常喜歡拿著玩具麥克風唱歌的孫子說:「千萬別做歌手。」那是因為會和「太偉大的母親」相比,不想她有痛苦的回憶。即使母女之間有了隔閡,她也一直守護著沙也加。

松田聖子 那天一晚也沒睡就陪在沙也加身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