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委屈的人,不是被評為少將的李雲龍,而是他的好兄弟丁偉

2021-12-28     昀澤     14446

而丁偉則迅速給出作戰方法,讓李雲龍調集新四軍包圍楚雲飛的兩個營,最後果然扳回一局,這已然可以看出丁偉的謀略眼光。

但光從這一點,可能還無法讓人信服,接下來要說的是丁偉的深遠戰略眼光。

在軍事學院畢業的論文答辯中,

丁偉選擇的課題是《論我國國土防禦的重點》,這是一篇頗具前瞻戰略目光的論文。

在當時我國與蘇聯友好關係的大環境下。

真正委屈的人,不是被評為少將的李雲龍,而是他的好兄弟丁偉

丁偉摒棄外在因素干擾,敢於提出大部分人不敢想或者不敢說的論斷,不僅難得而且也將他自身的軍事家眼光徹底展現給了觀眾。

雖然丁偉確實無疑是一名優秀的軍事家,然而,人無完人,他的缺點也不少。

三、釀酒賣酒違紀

在鐵三角裡面,李雲龍和孔捷兩人都知道丁偉喜歡喝酒,李雲龍想找丁偉辦事的時候就開玩笑地跟他說請他喝酒,所以丁偉本人是很喜歡喝酒的。

俗話說,酒雖好,但可不能貪杯,但丁偉可沒把這句話放在心上。

真正委屈的人,不是被評為少將的李雲龍,而是他的好兄弟丁偉

他在東北指揮新一團打仗的時候,不僅指揮人釀酒來滿足自己的酒癮,還進行售賣,做起了「酒生意」,這在部隊里可是屬於違法亂紀的大問題。

顯然,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些事情很快就被人扒了出來,對上級也是瞞不住的。

所以在被授予少將銜憤憤不平的時候,孔捷一語道出丁偉釀酒賣酒的黑歷史,也算是給了劇里結局的一個交代。

雖說偉人也不能說百分百完美,但丁偉一不是偉人,且又有了這種涉及紀律底線問題重大違紀的污點,又沒有很強的成就或者是戰功,只給予少將軍銜也情有可原了。

真正委屈的人,不是被評為少將的李雲龍,而是他的好兄弟丁偉

四、生活作風有問題

讓丁偉僅有少將軍銜的當然不只賣酒釀酒這一件事,畢竟組織也不是一棒子打死一個人,在東北作戰的時候,丁偉只要不打仗就撒下部隊不管,自己去下館子。

這樣不僅失去了將領和戰士的信心,也讓老上級大失所望。

其實下館子不管部隊就算了,他還喜歡上了泡女人,經常和東北的那些姑娘們玩在一起,自己倒是舒服了,但他的做法都被周圍人看在眼裡。

看在他是上級的份上,下屬雖然不敢說,怕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沒有時機罷了,而這一切,都被丁偉自己的上級看在眼裡。

真正委屈的人,不是被評為少將的李雲龍,而是他的好兄弟丁偉

是所謂「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丁偉自以為這些生活小事沒人會關心,也壓根沒想到會影響自己的前途,以為山高皇帝遠,其實自己做了什麼,都被人盯著呢。

最後,給予丁偉少將銜,也是得軍心,維護紀律底線的表現,總不可能讓作風有問題,不管部隊的人去位居高位吧。像丁偉這一類人,只有好指揮,才能打好仗,也就是說,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