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男老公:你容不下我父母和侄子,那我們就離婚

2021-12-28     言諾     18855

鳳凰男老公:你容不下我父母和侄子,那我們就離婚

鳳凰男老公:你容不下我父母和侄子,那我們就離婚

自述人: 張女士

我和老公是典型的孔雀女與鳳凰男的結合。

我是獨生女,生活在一個小康之家,爸爸是電力公司的領導,媽媽是監獄警察。我大學畢業後也回到我們這座小城市考取了公務員。

我的外形條件不錯,身高一米六八,長相雖然算不上特別漂亮,但也屬於比較出眾的那一類,氣質也不錯,我這個人平時有些小資情調,追求生活品味。

可是這樣的我卻對我們單位一位從農村出來的男同事深深著迷,他叫韋振,一米八零的個子,長得非常帥,有著一雙深邃的眼睛,看起來有些憂鬱。

每次去食堂吃飯,我都故意接近他,我發現每次他都會把碗裡的飯菜吃個精光,一顆米都不浪費。

我承認是我追求的他。都說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很快,我們就成為了男女朋友。在一起後,我才知道他來自縣下一個比較貧困的農村,上頭有一個哥哥,已經結婚生子,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父母都是農民,妹妹去廣東打工,弟弟在讀大學,韋振每個月都得固定寄1000元給弟弟做生活費。

鳳凰男老公:你容不下我父母和侄子,那我們就離婚

我的好閨蜜當時勸過我,說我們兩人的家庭背景和出身環境不一樣,以後的三觀會比較難以融合,讓我對這段戀情考慮清楚,當時我還說閨密太現實。

我把韋振帶回家的時候,父母雖然很禮貌的接待他,但背後我媽語重心長的跟我說,我們兩人在一起不太合適,她的說法和我閨密的說法差不多,可當時我就是非常迷戀韋振,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不動搖,非得跟他在一起不可。

韋振也帶我去過他家,家裡的三間紅磚房很有年頭,房子除了前面刷了白石灰,旁邊以及背後還是紅撲撲的磚,廚房和衛生間都建在外面,廚房裡黑麻麻的,一邊是燒柴火的灶,還有一邊是政府補貼做的櫥櫃,但是不管是櫥柜上還是灶台上,都是油乎乎的一片,吃飯的桌子也擺在了廚房裡。

韋振的哥嫂在東莞打工,4歲的小侄子就留在家裡給他父母幫帶。

我雖然內心很嫌棄,但想著我又不住在這裡,最多每年也就回來幾次而已。

我們在一起相處了大半年就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結婚必須得有房子,韋振的家庭條件我清楚。為了不讓他為難,我主動提出婚後就住在我父母當初給我買的那套120多平米的房子裡,那套房子前兩年已經裝修好,因為沒有結婚,所以一直空著,我都在家和父母住。

韋振欣然同意。

婚後我們相處的很甜蜜,韋振對我很好,很多事情都聽我的,只有一點,那就是他每個月的工資必須得把2/3寄回家,因為他們家要起新樓房了,年底的績效獎也全部寄回家,我心裡雖然不舒服,但想著現在沒有小孩,我的工資也不少,兩個人既然結為夫妻,就得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