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去世,母親拋下兒子改嫁,20年後卻上門要錢給繼女治病

2021-12-30     言諾

父親去世,母親拋下兒子改嫁,20年後卻上門要錢給繼女治病

父親去世,母親拋下兒子改嫁,20年後卻上門要錢給繼女治病

60歲的宋玉春提著新鮮的蔬菜,被親兒子孟凡寧關在門外,孟凡寧在家中順著窗戶往外望,看待母親的目光全是憤恨,他堅決不願與母親見面,宋玉春到底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情,讓兒子如此牴觸呢?

父親去世,母親拋下兒子改嫁,20年後卻上門要錢給繼女治病

20年前父親車禍去世,母親宋玉春丟下年僅10幾歲的孟凡寧改嫁他人,當時孟凡寧為了挽留母親,在寒冷的院子裡跪了好久,哭泣聲響徹了這個貧瘠的家,宋玉春卻絲毫沒有顧及兒子的心情,堅持嫁給了鄰村的老曹,並將孟凡寧一起帶了過去,這是孟凡寧噩夢的開始,他永遠忘不了,自己在那個陌生的家中所產生的孤獨感。

母親總是對老曹的兩個女兒呵護備至,對自己卻不管不問,就連早晨上學前吃的飯都有高低之分,孟凡寧那時覺得自己就是母親的眼中釘,壓抑許久的情緒在一刻間全部爆發,孟凡寧和母親大吵了一架,不想宋玉春為了解決掉這個麻煩,竟直接將他送到別人家中寄養。小小年紀失去了親生父親,又被改嫁的親媽如此對待,孟凡寧心中是訴說不盡的憤恨,就連孟凡寧的同學都為他打抱不平,從未聽說過有哪個母親,為了繼女趕走親生兒子的。

多年來孟凡寧都將這份苦悶深藏在心裡,宋玉春也從未主動來看過孟凡寧,更沒有說過要將他接回自己身邊,過了幾年寄人籬下的日子後孟凡寧決定出門打工。年僅16歲的他沒有文化沒有技術也沒有錢,在外面嘗盡了苦辣心酸,回想起那幾年三九天住在候車室,渾身都是徹骨的寒冷,在這樣的時刻他總是會思念母親,也怨恨母親,若自己有一個溫馨的家,也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樣藏在港灣里,完全不必如此受罪,如今時隔20年,孟凡寧有了自己的生活,宋玉春卻突然找上門來說繼女生病了,要他拿出一些錢來救治。

孟凡寧雖是個善良厚道的人,卻實在無法接受母親的如此行為,這才多次將母親拒之門外,孟凡寧對母親的評價差到了極點,其他人卻有著不同的說法。與宋玉春相處多年的鄰居都覺得她是個好人,尤其是在母親這個角色上可謂是傾盡所有。這對母子之間,到底有什麼沒解開的誤會呢?

回想起自己當年改嫁,宋玉春眉眼之間掛滿了無奈,當年前夫去世宋玉春只覺得天都塌了一半,新蓋起的房子欠債還沒有還完,一個正需要上學的兒子,一個殘敗不堪的家,讓她實在難以承受重壓,她也曾想過堅守忠貞,可人總是要吃飯的,日子實在過不下去時有人給宋玉春介紹了老曹。

老曹是個實實在在的莊稼漢,帶著兩個女兒一起生活,並不算多麼有錢,卻讓人覺得踏實,老曹給宋玉春5000元彩禮剛好夠用來還債,宋玉春不顧兒子反對嫁給了老曹,她只覺得那時孟凡寧還小,很多事情長大了就明白了。來到曹家生活後,宋玉春對未來的生活充滿嚮往,可不久後一個巨大的噩耗就降臨在這個剛剛組建起來的平凡家庭。

老曹的小女兒曹暢被診斷為精神疾病,當時醫生便說在治療的過程中需要花很多錢,宋玉春便將更多的愛都傾注在曹暢身上,可這卻讓孟凡寧心生不滿,在一次兄妹吵架後,孟凡寧便與母親大吵一架,宋玉春為了避免曹暢受到傷害,便將孟凡寧送到別人家生活,從此母子間的情分便越來越淺薄。

孟凡寧心懷怨恨出門打工,可曹暢的病情並未因此有所好轉,性格反而愈發暴戾,總是會攻擊他人,將家裡的東西打砸一空。老曹的大女兒一直對宋玉春這個繼母心懷感激,即便是親媽,也不一定能做到如此細緻的關懷和包容。

宋玉春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後來老曹提出,不再為女兒的治療籌錢,就這麼放棄算了,宋玉春卻從未放棄過曹暢的治療,期間也有人勸她離開曹家,宋玉春的善良本性卻不允許她這樣做。原本就貧瘠的家庭在曹暢病痛的重壓下變得愈發艱難,宋玉春曾多次想過去找兒子孟凡寧借錢,親朋好友都已經借遍了,如今或許只有孟凡寧能拿出一筆錢。可她沒想到,孟凡寧對自己的意見竟如此之深。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找來記者,幫忙緩和一下母子間的關係。

這時母子二人才明白彼此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都遭遇了什麼生活重挫,血濃於水的親情讓他們暫時忘卻了多年的隔閡,孟凡寧開始試著理解母親。這時曹暢的病情已經十分嚴重,不認識身邊的親人,發起瘋來連自己都打,宋玉春執著地陪在她身邊,醫生斷定曹暢的精神疾病應該是遺傳性的,是非常難以治癒的情況,只能是用技術手段控制。

醫生護士被宋玉春的堅持折服,主動發起了捐款,讓曹暢重回正常,孟凡寧也拿出了自己的一份心意,好在曹暢的病得到了暫時的控制,雖然還是會發瘋,但在正常的時候也能幫宋玉春乾乾家務,這已經讓宋玉春感到十分欣慰。雖然家裡還是會接到許多催債電話,但女兒的病情緩和、和兒子的心結結開已經成為了她活下去的希望,她似乎能夠看到一家人在一起,團結友愛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