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季唐傑忠當年害死劉寶瑞?曲藝圈恩怨何時了

2022-09-25     瑞陽

馬季唐傑忠當年害死劉寶瑞?曲藝圈恩怨何時了

馬歧,今年八十有二。

幾個月前,馬歧在直播時說到廣播說唱團的「馬唐趙」,引起劉全剛的不滿。劉全剛是廣播說唱團相聲演員,擔任過說唱團書記,已退休多年。最近,馬歧跟劉全剛正面剛。說這事之前,蕭陶先說一說馬歧是誰。

1

馬歧原名馬增祥,生於1940年。他父親馬連登是曲藝名家,進廣播說唱團比侯寶林還早。馬連登有三子三女,個個都干曲藝。長子馬增錕,說書彈弦;次子馬增奎,彈弦說書;三子即馬岐。長女馬增芳,唱西河大鼓;次女馬增芬,唱西河大鼓;三女馬增蕙,早年唱西河,後唱單弦。值得一提的是馬連登與馬增芳、馬增芬一起創立了西河大鼓的新流派——馬派。馬增芬和馬增蕙也都是廣播說唱團的演員,進團都很早。馬增蕙就是歌手謝東的母親。

馬歧於1957年考入北京曲藝團第一屆學員班,班主任侯寶林,副班主任高鳳山。畢業後,馬歧留在曲藝團擔任伴奏員,副業是說評書。他評書門的師父是陳榮啟。陳榮啟原本也說相聲,他逗哏時不罵人,捧哏時怕人罵,堅持不說倫理哏以及低俗段子,後在同行相逼之下放棄相聲,改說評書。可以說,他是中國相聲界反「三俗」第一人,而且寧為玉碎,不為瓦全。1957年,侯寶林在一次座談會上說:「我們今天更要反對低俗的包袱,凈化語言,要向陳榮啟先生學習。」

說回到馬歧。他在北京曲藝團乾了一輩子。退休前,他擔任過團里的藝術顧問,現為北京市西城區非遺評書傳承人。馬歧的妻子馬靜宜是京韻大鼓演員,於2017年去世。

馬季唐傑忠當年害死劉寶瑞?曲藝圈恩怨何時了

伴奏員為馬小祥

馬歧和馬靜宜育有一子,名叫馬小祥。馬小祥也是北京曲藝團學員班的學員,但是最後一屆,跟于謙、李偉健、武賓、劉穎同學。馬小祥一直在北京曲藝團工作,被譽為「三弦王子」。據馬歧透露,馬小祥當官了,當上了北京曲藝團書記。

2

今年4月,馬歧在直播時說,廣播說唱團里有三位激進分子,他們就是馬季、唐傑忠、趙連甲,簡稱「馬唐趙」。在自傳《一生守候》中,馬季承認自己跟唐傑忠和趙連甲的關係不一般,還說在那個特殊時期他們三人曾一起被人孤立過。至於劉寶瑞的死跟他們三人有沒有關係,馬歧也是道聽途說,最多算一家之言。

馬季唐傑忠當年害死劉寶瑞?曲藝圈恩怨何時了

劉全剛曾跟劉惠搭檔

上個月,劉全剛在與其徒弟對談中,針對馬歧所說的「馬唐趙」一事不點名地抨擊馬歧。

劉全剛生於1958年,中學時期開始學習快板書和相聲表演。1979年,21歲的劉全剛被特招入伍,成為廣州軍區某部隊文工團的相聲、快板書演員。1986年,劉全剛轉業到地方,進入廣播說唱團。兩年後,他拜唐傑忠為師。劉全剛曾跟李建華、劉惠等人搭檔。這裡蕭陶多說一句。2004年郭德綱拜侯耀文為師,拜師會就是劉全剛主持的。

在對談中,劉全剛說:「『馬唐趙』這個話題,是以訛傳訛,無中生有。年輕人,你哪知道1968、1966年的事?老的人,他也糊塗了,他也是為了拉點點擊量,他不說實話,說昧心話,造謠生事。」劉全剛說的「老的人」指的應該就是馬歧。

劉全剛又說:「現在年輕人,你就別跟著起這哄了;老年人,你別添枝加葉,混淆視聽,以訛傳訛。本來我們這個『馬唐趙』是我們藝術團的靈魂,這都是大腕,讓你說得一文不值,將來追究你法律責任,是誣陷罪。」

3

馬歧得知後,動怒了。在直播時,他說:「你這劉全剛正面攻擊我,好像(要)我甭管說唱團的事,我比你有權利,你知道說唱團什麼事?(我)最恨的說那(個),告你,整團告你,好啊,太好了,你要不告我,我到法院談談,我痛快了,我拿那(兒)當講台。」

對於劉全剛的威脅,馬歧一點都不懼怕,反而歡迎來告。蕭陶判斷,劉全剛說要追究法律責任,也就是過過嘴癮。真要告馬歧,也輪不到他。

馬季唐傑忠當年害死劉寶瑞?曲藝圈恩怨何時了

馬季唐傑忠當年害死劉寶瑞?曲藝圈恩怨何時了

馬季唐傑忠當年害死劉寶瑞?曲藝圈恩怨何時了

除了正面剛外,馬歧還用上了《三十六計》中的第十九計,釜底抽薪。他直接否認唐傑忠是劉寶瑞的徒弟。要是唐傑忠的師承有問題,劉全剛的師承自然也就有問題。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道理,誰都懂。毫無疑問,這是一損招。

據《相聲大詞典》「唐傑忠」詞條記載:唐傑忠於1949年入伍,1958年調入廣州軍區戰士雜技團,成為一名專業相聲演員。1964年進京拜劉寶瑞為師。他創作表演了《柳堡的故事》,師父親自為他捧哏。」可馬歧卻說:「說如果劉寶瑞坐這兒,唐傑忠跪地下:師父,我給您磕頭。沒這事兒!你們這是怎(麼)加上的?家譜上塞的,誰塞的呢?殷文碩。」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