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內偶遇寂寞少婦,一番雲雨後,她特別滿意,錢包多了2000塊錢

2022-01-08     緣分     11459

他都要絕望了:可是我的錢不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咋辦咋辦咋辦辦?!

然後這個時髦女郎就叫來服務生,要了二杯酒,推給老嚴一杯。

老嚴搖搖頭:我不渴。

他想:不能讓她看出來我沒錢,我要保持作為男人的尊嚴!

女郎就笑了,笑得此起彼伏。

老嚴就想:要不然問問她,給她 50 來一發中不中?

後來女郎就跟他聊了起來,她還挺懂足球,跟他討論起來皇馬、曼聯,還有他最喜歡的曼城,老嚴來勁兒了,一杯接一杯喝起來,然後海聊。

聊了二、三個小時,女郎說睏了,就讓老嚴扶著她休息。

老嚴就扶著她走,走到了一個很氣派的國際大酒店,女郎讓他等等,然後去開了一間房,帶著老嚴上去了。

老嚴偷偷看了看酒店價錢,心想:完蛋,看來這次要割腎了!我可要堅持住,我死都不能去啊!

然後女郎招招手,他就像小狗一樣歡樂地跑過去了。

他想:就看這女郎的模樣,割兩個腎都值啥!

到了酒店,兩人沖洗完畢,雲雨了上半場,下半場,加時賽,續加時賽,點球大戰。

女郎特別滿意。

老嚴也特別滿意。

他想:爸爸還沒睡過那麼好的酒店和女人,割一個腎也值了。

但是想了想,又有些害怕了,想著明天怎麼給錢啊,總不能真割腎啊?

要不然跟家裡要錢,找什麼理由啊,說自己給女同學搞大肚子了?可是不行啊,那他母親能高興死,搞不好要讓他直接退學結婚,早點兒抱孫子啊!

思來想去,他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已經是正午了,女郎早就不在了。

老嚴伸頭一看,自己腰上有一個血紅的印子,他腦子裡嗡一聲,想:完蛋,真給勞資割了腎了!

再仔細一看,原來是口紅印子!

他才鬆了一口氣,再摸摸錢包,發現錢包被人打開了。

他嚇死了,想著:完蛋,看來給勞資那 50 塊錢拿走了,這回真要走回去了!

沒想到,錢包鼓鼓囊囊的,非但那 50 沒少,還多了 2000 塊。

老嚴想了半天才明白:原來那女人把勞資當成鴨了!

我們笑了半個月。

現在想起來,還忍不住笑出了豬叫聲。

不過老嚴的結局,就比較悽慘了,而且非常神秘,這也是讓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也一起講講吧。

這是我大學退學之前的事情。

那個暑假,幾個人都沒回家,閒著無聊,說乾脆騎車去全國旅行吧。說是全國騎行,其實到了河南地界,就再也騎不動了,匆忙從國道上下來,想趕緊找個村子投宿。

那時候是傍晚,我們都餓瘋了,但是那地方在荒郊野外,全是亂墳崗子,什麼都找不到,最後好歹在一個山溝溝里遇到了一個村子,卻發現整個村子黑漆漆的,沒有一戶有亮光,也沒有一戶有人,而且連聲狗叫都沒有,整個村子泛著一股死氣。

當時老嚴過去看了看,看見門楣上有幾道刀痕,頓時臉色大變,死活把我們推了出來,讓我們馬上走,馬上走!

雖然不知道他因為什麼,但是這村子看著就邪乎,我們也挺害怕,就繼續往前走。

又往前騎了十幾里路,總算見到了點兒亮光,找了一戶看著殷實的人家投宿,問起我們遇到的那個村子人,那人卻臉色大變,問我們有沒有進去?

我們趕緊說,沒有,沒有!

那人臉色才稍微緩和了一下,說我們真是命大啊,要是真進去了,那估計就出不來嘍!

酒吧內偶遇寂寞少婦,一番雲雨後,她特別滿意,錢包多了2000塊錢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