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未婚妻,爸爸卻趁我不在起了歹心

2022-01-09     緣分     11290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二代飯桶,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未婚妻,爸爸卻趁我不在起了歹心

01

我叫周強,1986年出生於雲南的一個小山村。我的家很窮,從我記事起,家裡都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我六歲時,母親因為忍受不了家裡的貧窮,在一個天氣晴朗的早晨跟著村裡賣洋芋的老李頭跑了,從此沒有回來過。

那幾年,吃過晚飯後,父親總要到村口的大柳樹下坐著抽上幾個小時的旱菸。

那時的我還有些小,不知道父親每天雷打不動地到村口報到意味著什麼。只是,覺得大雪天孤零零在柳樹下的父親有些可憐。父親連續在村口蹲守五年後終於病倒了。

病好後他不再去村口了,只是每天幹完活後就在家不停地磨刀,磨刀。有時半夜醒來我還看到父親在天井裡磨著刀。月光照在那把鐮刀上,泛著的寒光刺痛了我的眼睛。

那夜過後,我有些害怕父親。看見他,我總能想起那把冷冷的鐮刀。我開始有意無意地躲著父親,對於我的態度,父親似乎並不在意。他依舊每天磨刀。我害怕極了,我不敢回家,跑去找了奶奶。我把父親怪異的行為跟她描述了一遍,我以為奶奶會驚訝。

誰知,她像早就知道了一般,沒有絲毫的意外。隨後,奶奶跟我回了家,開始照顧我的生活。後來,從鄰居的口中我才知道,爸爸由於整日思念媽媽神經已經有些不正常了。

02

小學畢業後我便沒再上學,一來是我本身成績也不好,二來是我們家的經濟也負擔不起我上學的費用。在家乾了幾年農活後,我到鎮上修理廠找了個學徒的工作。說是學徒,其實也就是個打雜的下手,平時師傅們修車,我便在旁邊遞個扳手或者鉗子之類的。

做學徒是沒有固定的師傅跟的,通常是今天跟一個,明天又跟另外一個。我在修理廠呆了大半年,同期的學徒走得也沒剩幾個了。

其實,我也不想乾了。因為,這半年我都沒學到任何技術。但是,因為修理廠管飯。所以,我又留了下來。老闆看人走得差不多時突然給我們剩下的學徒安排了專門的師傅。用他的話說,能留到最後的都是好苗子。

我的師傅叫趙五,長得有些矮小瘦弱。他不愛說話,經常一整天不搭理你一句。還好,我本來也是奔著學技術來的,他只要教我技術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沒活乾的時候,趙五喜歡蹲在門口抽幾口煙。為了跟他套近乎,抽菸的時候我便蹲在他旁邊,主動為他點個火。日子久了,他在修車時便會讓我湊近些,詳細告訴我車的毛病出在哪裡。

我一心想學門手藝,因此他給我講解的時候我都聽得特別仔細。三個月後,一些車子上簡單的小毛病我便也能單獨處理了。

或許是我的努力打動了趙五,慢慢地我們的關係變得好了起來。得知我還沒有女朋友,趙五主動要給我介紹。我家庭條件不好,我知道沒幾個姑娘願意跟我交往。對於趙五,我不想隱瞞,於是把自己的情況全部告訴了他。趙五讓我不要擔心,他說給我介紹的女朋友不在乎。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