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回家,發現媽媽和一個男人在沙發上,褲子退到腿的一半

2022-01-10     緣分     17851

05

我媽去世之後,我精神都有點恍惚了。

總是夢見我媽,說我害死了她。

後來,發展到不敢上學,不敢出門。

常常看見我媽坐在屋裡哭。

我爸把家裡有關我媽的東西全丟了,我還是沒有好起來。

村裡人迷信,說我中邪了,我媽不放過我。

我爸又找了大師給我做法什麼的,沒什麼作用不說,搞得我更怕了,連話都不敢說。

我姐後來和我說,爸爸當初想帶我去青島的醫院看看。

可爺爺奶奶不同意,說我已經廢了,沒必要花那個錢。

他們還嚇唬我爸說,到時候人家看是精神病,抓起來人都見不著了。

九零年代的偏僻小村子,又迷信又愚昧。

我爸沒見過什麼世面,就被家裡唬住了。他白天要幹活,就讓我奶奶看著我。

奶奶家在村東頭,每天我爸去油坊的時候,把我和弟弟送過去,晚上再接回家。

奶奶非常重男輕女。她只疼弟弟,不喜歡我。

當時都說我邪門,她更不想我在家裡,於是就拿條鏈子把我栓在院子裡。

像狗一樣。

都12月了,特別冷。一整天就給我吃一頓飯。到傍晚了,她才把我放了。

大概有半個月吧,晚上我姐發現我的腳趾頭都凍黑了。

我爸氣壞了,去找奶奶理論。

奶奶理直氣壯地說,你二閨女瘋瘋顛顛的,把我孫子嚇到了怎麼辦。

06

從那以後,我爸每天帶著我去油坊,讓我跟著他。

他心地善良,捨不得自己的任何一個孩子受苦。

不忙的時候,爸爸就陪著我說話。我不開口,他就一個人自言自語。

臨時回家,發現媽媽和一個男人在沙發上,褲子退到腿的一半

他和我講他小時候的故事,說他遇到的奇葩顧客。

過了有大半年。

有一次,他神秘兮兮地和我講,一天快關門了,有個男的拿了花生來榨油。

可是啊,那個男的一打開袋子,你猜怎麼著?

正說著,店裡來人了。

等他忙完了,就不記得說了。

可是我好奇呀,這麼神秘的事沒說完,心裡好難受。

後來,晚上關了店,我爸騎車,馱著我回家。我就小聲地問,那個袋子裡有啥啊?

我爸一下就捏住閘,從車上跳下來,激動地問,你說啥?

我嚇了一跳,喃喃地說,那個袋子裡有啥?

我爸就抱著我哭了。

07

小時候不懂爸爸的眼淚。

長大了,才體會出爸爸當時的激動和苦心。

是的,我終於開口說話了。我爸想了各種辦法,終於讓我主動開口說話了。

如果不是他日以繼夜的陪伴,我可能真的就廢了。

現在想,我算是嚴重的心理自閉。

在沒有醫生的指導下,我爸憑著父愛的本能,一天一天地陪我走出來。

1998年,我重新上了學,慢慢回歸到正常的生活。

我爸是粗人,平時罵孩子是很常見的。

但從那時起,我爸從來沒罵過我。他就誇我,說我這也好,那也好。

可能是驗證了那句被讚賞長大的孩子更容易成才吧。

我家三個孩子,只有我,學習成績特別好。

我姐高中畢業後就工作了。我弟直接讀的職業中專。

只有我,高中考上我們縣重點,大學考上了南京的一本。

那是2009年,奶奶已經過世。爺爺癱瘓在床。

收到錄取通知那天,爺爺拍著床板對我爸說,那要多少錢啊?有兒子你不供,你供閨女幹嘛!出息了也是人家的!

我爸喜滋滋地點了根煙說,我樂意。

08

其實,我從初中就離開家住校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