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饋贈不辜負

2022-11-30     昀澤

生命的饋贈不辜負

2014年3月14日下午,在《血疑》中扮演山口百惠的父親而被我們熟知的日本影視演員宇津井健去世,享年八十二歲。

也正是在那一天,他與晚年交往已久的名古屋高級俱樂部老闆娘加瀨文惠一起提交了結婚申請。

當一切手續都辦理妥當,兩人正式成為合法夫妻時,宇津井健便擁有了第二次婚姻,消除了此生所有的遺憾,帶著安詳的笑容離開了世間。

加瀨文惠終以家人的身份主持了宇津井健的葬禮,她在告別儀式上深情地說道:「(3月14日)對我來說是最棒的白色情人節,因為我有一個這麼棒的家人。」

對於此,娛樂圈又掀起一波浪潮。

不僅宇津井健的影視作品全部被翻出來,就連他與第一任妻子那至真至純的愛情也重新浮出水面。

宇津井健在自己的演藝生涯中,以扮演好父親的角色而出名。

在生活中,容貌端正慈祥的他亦是一位好丈夫與好父親。

三十三歲時,他在作家尾崎士郎夫妻的介紹下,開始與友里惠交往,七年之後兩人攜手走進婚姻殿堂,願與彼此攜手至老。

在娛樂圈中,他鮮有緋聞出現,每當記者將話筒遞到他面前,以求些吸人眼球的新聞時,他總是笑著說道:「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我。」

沒有人會懷疑,他們的愛情是天長地久的永恆。

只是,當一個人的生命靜止時,這天長地久也就成了一紙過時的契約。

友里惠的身體並不好,後來又身患癌症。

幾經治療之後,終究撒手人寰。

宇津井健陪著她度過了人生最後的時光,並將內心最深刻的感情給予了妻子。

在她去世之後,宇津井健為了表達對妻子的思念與感激,親自製作了陶藝骨灰盒來送走妻子。

想必,任誰聽聞他們的故事後,都覺得這是愛情之中最美麗的一種。

甚至,人們還為之編寫了餘生的生活劇本:懷著對妻子無盡的思念,孤獨終老。

只是,影迷們的意志並不能成為當事人的思想。生命也似乎不該就此沉寂。

路還那麼長,你怎麼忍心停滯原地,不在遠方為幸福尋得一席之地?

這個世界,總有太多無形的東西,束縛著我們,規定我們在何時成為何種人。

如若我們只是遵循內心真實的情感走上自己想要走的那一條小徑,而稍稍違背了眾人的意願,定會招來人們不滿。

可是,忠於自我,追求幸福,才是一生之中永遠不能停止的使命啊。

與友里惠共同生活的那段歲月,已是宇津井健記憶中最美的時光。

她不在了,他又何必禁錮了自己的自由?將她放在心底,然後邁開腳步走向下一個驛站,才不會辜負生命的饋贈。

如若已然香消玉殞的友里惠,在天有感,想必也會支持他與加瀨文惠的交往。

當宇津井健與加瀨文惠交往的消息傳出之後,人們議論紛紛。

有人對其表示祝福,有人則對其發出疑問,為何愛情不能專一點,純粹一點?

一個垂暮之年的老人,仍舊勇敢地追求愛情,依然對所愛之人做出承諾,這難道不是一件值得鼓勵的美好之事嗎?

我們都希望愛情可以永恆,只是在無法走到生命盡頭時,愛情也該在日落之前,再一次揚帆遠行,再一次起程和出發。

唯有在路途之中,才可能一次次點燃幸福的信念,才可能一次次回應愛情慷慨的邀請。

記得魯豫在採訪周迅時,問道:「不愛會怎樣?」

「會死。」

周迅的回答,乾脆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每次戀愛時,她都全情投人,高調談起彼時彼刻陪在她身邊的男子,甘願在每一段愛情之中沉淪,成長。

當她披上婚紗,對高聖遠說出「我願意」時,她的愛情終塵埃落定。

人們在給予祝福的同時,也將她的情史如數家珍般翻出來。

二十一年的時間裡,她共有八任戀人,幾乎每一任皆是與她對戲的男子。

前一次亮相時還一臉笑容沉浸在愛情中,隔一段時間再出現時,便暴瘦著宣布,那不過是一場劫難。

可她並沒有因這滿身的傷痕,便停滯不前。當聽到愛情再一

次的召喚時,她又光彩照人地投人到戀人的懷抱中。

「什麼是愛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的魅力所在,它是我的致命傷,但是我願意為它受傷。」這是周迅在 2005年接受採訪時所說的話。

如今再看來,只覺這個女子身上有著無窮的能量,這能量指引著她穿越茫茫黑夜,直至瞥見愛情曙光。

對比之下,我們身邊有多少人在二十多歲的年紀,便一次次質疑自己是否還會遇到愛情,是否會變成「剩女」。

更有人在談過一次失敗的戀愛之後,從此不再相信愛情,打算隨便找個人嫁了。

最終,在等待與抱怨之中,我們只得到了等待與抱怨。

正如鐵凝在《歲月里你別一直等》中寫道:「那些美好的願望,如果只是珍重地供奉在期盼的桌台上,那麼它只能在歲月里積滿塵土,當我們在此刻感覺到含在口中的酸楚,就應該珍重身上衣、眼前人的幸福。」

一切美好與與溫暖如影隨形,靜靜注視著你。只要你敢於 F走向遠方,它就會永遠追隨。

日本2023年票選的最帥男演員

22小時前     1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