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破產老闆同居,之前是秘書,之後成了情人

2022-01-18     緣分     22574

雖說我已經工作了三個月,但他這段時間經常出差,加上他還有其他的私人秘書,我倆相處的時間可以說是屈指可數,所以……

「有。」我點頭,「你說我煮的咖啡難喝。」

老闆:……

他艱難地開口:「還有嗎?」

「有。」我義憤填膺,「你說我裙子太短了,讓我下次穿褲子。」

老闆:……

4

搬進去那天,我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我是一個單身未婚、貌美如花的年輕女性,怎麼能跟異性合租?

萬一哪天老闆狼心大起,對我行不軌之事……

就在這時,門打開了。

老闆那張帥臉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幫你搬行李吧。」

我看著他健碩有力的臂膀和安全感爆棚的背影,咽了口唾沫。

好像也不見得我會吃虧哈。

收拾完行李,我發現屋裡都是我的東西,老闆幾乎什麼都沒有。

我不禁疑惑:「老闆,你沒有行李嗎?」

他挑眉看我:「還叫我老闆呢?叫我名字。」

老闆叫啥來著?

我艱難地開口:「江……」

老闆用好看的眼睛盯著我。

「江,江……」

他的鼻子好挺啊,嘴巴也粉粉的。

「江……」

「徐然。」他打斷我,「你是不是不記得我的名字了?」

我果斷地搖頭:「當然記得,江老闆。」

老闆:……

5

老闆叫江皓,一周前還是十里八鄉有名的高富帥;如今卻跟我一起蝸居在一套小小的出租房內,銀行卡餘額僅剩 0.96 元。

很慘,我忍不住心疼了。

然後我聖母心泛濫,死活要拉著江皓跟我一起吃飯。

他起初還推脫,最後我不由他分說,拍板定案,跑去超市買了一堆食材。

晚上,我準備大顯身手,做一桌好菜以彰顯我賢妻良母的氣質。

然後,我把廚房炸了。

6

從那天起,江皓就再也沒讓我進過廚房。

我每天醒來,都能看到他繫著圍裙在廚房忙前忙後的身影。

老實說,我是真沒想到,他作為一個前富人,做飯竟然這麼好吃。

但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在家裡遊手好閒兩周後,我不得不重新開始打工人的生涯。

每天早出晚歸,辛苦奔波。

相比之下,江皓的生活狀態卻一直保持不變。

他很少出門,每天躲在小書房裡也不知道在幹什麼,經常一個人站著發獃,看起來似乎很迷茫。

其實想想也是,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換作是我,可能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了。

但我私心又覺得,江皓不該過得這麼慘。

因為我曾隱隱地聽說,他的家庭背景並不普通。如果實在撐不下去,或許他還能向家裡求助。

至於他為什麼沒有這樣做,我就不得而知了。

某天,我正在新公司開會,江皓給我發了條微信。

江皓:客廳抽屜里的煙是你的嗎?

我一愣,我哪兒來的煙?

我:不是我的。

江皓:那我抽了。

我:抽吧抽吧。

可能是前租客留下來的吧,誰知道呢。

然後,那天下班回家的路上,電光火石間我猛然意識到了什麼。

我在頂樓找到了江皓。

他蹲在陽台邊上,腳邊已經有了一堆菸蒂。

我走過去,隨他一同蹲下。

我情緒沉重,眼神憂傷地看著他:「抽這麼多對身體不好。」

江皓扭過頭看我,似乎對我悲傷的情緒有一絲訝然,幾度欲言又止,最終化作一聲嘆息。

我再次開口:「有什麼心事跟我說,別抽菸了,好不好?」

那一刻,江皓愣住了。

他緊皺的眉頭慢慢地展開,看向我的眼神變得相當柔軟。

就在他即將開口之時,我打破了這溫馨的氣氛。

我流下兩行麵條淚:「這華子是我買給我爸的,忘送了,你抽沒了半條。」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