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獸就禽獸吧」,我鉤住他的脖子滿眼慾望地看著他,事後很害羞

2022-01-18     緣分     10313

【本文節選自Z《心動試劑:你是命運予我的偏愛》,作者:黎落落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禽獸就禽獸吧」,我鉤住他的脖子滿眼慾望地看著他,事後很害羞

「小姨,這個氣球我吹不起來。」

小侄女無辜的大眼睛死死地將我的尊嚴踩在地上。

許知原背靠深藍色沙發,好整以暇地看著我,甚至嘴角噙了一絲淡笑。

我顫顫巍巍地將那個東西拿過來,視死如歸地準備吹,一隻修長白皙的大手捂住我的嘴,順便把那個東西拿走。

許知原從兜里拿出一百塊錢,「妮妮,這個氣球壞了,你重新去買可以嗎?」

小侄女乖巧地點頭,一溜煙跑出去買了。

只剩下石化在當場的我。

還是許知原打破了寂靜,兩根手指夾著藍色的包裝袋,哂笑一聲,「目標:許知原。」

我老臉一紅,前兩天為了表達我要睡了他的決心,特地往上面寫了字,還用的防水馬克筆。

空氣中有一瞬間的靜默。

「怎麼?想睡我?」

「可以嗎?」

「你說呢?」

我閉嘴了。

2.

破滅了。

我長期樹立的清純人設今天被一隻大號的氣球打破了。

我看著垃圾桶里的那個東西,瞬間想讓自己挖個洞藏起來。

當初我剛進大學就有一個猥瑣男隱晦地問我要不要跟他出去,還讓我自己帶措施。

我當即就截圖發給了許知原,天真無知地問:「知原哥,他讓我帶的什麼措施?措施怎麼辦?」

果不其然,他讓我把那人的微信先推給他,然後立馬拉黑。

在那之後我用這種單純人設有意無意地討(sao)教(rao)他好多年。

可現在什麼都沒了,我屈辱地蹲在地上,眼淚不爭氣地滑落。

想跟許知遠發消息但又不敢,我怕看到紅色感嘆號。

畢竟當初他教育過我:遇到心懷不軌的人,馬上刪除!絕不給這種法外狂徒一絲機會。

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

因為我的「措施」沒有了主人。

但在含淚畫第三張我和許知原的大尺度畫稿的時候,我突然豁然開朗。

反正許知原已經知道我本性了,那麼我電腦里那麼多年我腦補的和許知原醬醬釀釀的畫稿也是時候一一實現了。

好歹我明里暗裡勾引了他一年,但是那些借過的醬油、蹭過的飯,都像是打了水漂,他一直不為所動。

既如此,那就開大!

閨蜜秦欣讓我穿著情趣內衣勾引他。

我老神在在地搖搖頭,蘭花指一翹。

俗!俗不可耐!

看來,要用我自己的辦法。

我盯著水管,下定決心,一梭子給它扎爆了。

3.

此時我正在跟許知原面面相覷。

「是水管先動手的!」我信誓旦旦。

許知原雙手抱胸,斜倚在門框上,輕挑濃眉,唇角上揚一個淺淺的弧度,語氣溫柔,說出來的話卻殘忍至極,「是嗎?那去找你哥。」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