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上一個女人,在第六次見面時,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她求了婚

2021-11-17     昀澤     22186

姜鶴想:如果我用手攏成一個環,她的腕那麼細,應該會在自己指間晃蕩吧。

這麼一想,竟出了神。

「姜老師,您好,我叫程雅聞。」她那同樣瘦而白的手,大大方方地伸到了姜鶴面前。

「你好。」姜鶴驚覺自己失態,連忙也伸出手去,草草握了一握。

三人推讓了一番,各自坐下了。

姜鶴此時才看清程雅聞的長相:小圓臉,五官都偏淡,不過搭配在一起頗為和諧。出奇的是那雙眼睛,瞳仁大而黑,像兩汪深潭,似乎一覽無餘,又似乎充滿故事。

她那天的髮型也有意思:額前打著薄薄的齊劉海,一條麻花辮從腦後垂到胸前,辮梢用紅絨線束著。姜鶴笑道:「小程,你梳這個髮型,換身衣服就可以去跳白毛女了。」

他原本以為,這句笑話,程雅聞這個年紀的小姑娘恐怕聽不懂,正準備來解釋,卻聽她說:「是呢,扮李鐵梅也行吧,就是太短了。」

「你知道樣板戲?」姜鶴有些驚訝。

「知道啊,還挺熟呢。」程雅聞微笑著答道,「我爸爸是研究中國戲劇的,他一向很推崇樣板戲的藝術水準。受他感染,我也很喜歡戲曲,特別是京劇。那些名家的聲腔,哎喲喲,真是繞樑三日。」

「哦?」姜鶴頓時來了興趣,「現在喜歡戲曲的年輕人可不多了,你喜歡聽哪一派的戲啊?」

程雅聞也興高采烈起來,「我最喜歡程派,《鎖麟囊》真是好,冷門一點的,《珠簾寨》我也特別喜歡……」

結果,馬老闆那天幾乎一句嘴也沒插上,就這麼傻乎乎地聽這兩個人聊了一下午京劇。

最後他實在受不了了,只好以畫廊要閉館為藉口,半推半送地把兩人請了出去。

不過回頭想想,他又覺得挺高興:程雅聞這丫頭運氣不錯,有老鶴捧場,她的畫一定賣得出去!

3

馬老闆怎麼也想不到,兩個月後他再次見到姜鶴的時候,對方的第一句話會是:「我要結婚了。」

不容他答話,一份請柬已遞了過來。

請柬上是一幅速寫,一男一女,一左一右,托腮對望。男的一看就是姜鶴,至於女的……

「是雅聞,」姜鶴笑容滿面地說,「雅聞畫的。」

「雅聞……哪個雅聞?」馬老闆遲疑地問。

「還能是誰?當然是程雅聞,你老馬慧眼識珠的程雅聞!說起來,真要多謝你這個大媒人,不然我這光棍還不知道要打到什麼時候呢!」姜鶴拍了拍馬老闆的肩膀,哈哈大笑起來。

馬老闆想起,上次看到姜鶴這麼高興,還是好些年前,他買到那塊瓷片的時候。

姜鶴年輕時買過一堆宋代的碎瓷片,找專家修補過後,竟也大致拼出了一個瓷瓶,只在口沿處比較明顯地缺了一塊。

他本來也沒想著能補上這個缺口,誰知一次偶然在古董鋪里看見一塊瓷片,越看越覺得和自家瓶子的缺損處形狀相似。買回來一拼,果真嚴絲合縫。

他高興極了,特意叫了幾個朋友到家裡來喝酒慶祝,馬老闆也在場,那時的姜鶴也像今天一樣笑得合不攏嘴。

不過他今天的笑容比那時更多了一層心滿意足,是那種此生別無所求的心滿意足。

我愛上一個女人,在第六次見面時,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她求了婚

婚禮上,馬老闆見到了笑得和姜鶴一樣心滿意足的程雅聞。

她穿著剪裁流暢的白色連衣裙,除了腰間墨綠色的絲絨綁帶之外別無裝飾。姜鶴站在她身旁,一身淺卡其色的西裝。兩人雖然一看就有年齡差距,但有了色調和諧的服飾,再加上那同樣燦爛的笑容,照樣顯得頗為般配。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