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老公辭去高管職位,任由他和婆婆把我禁足在地下室凌辱 2 年

2022-01-21     緣分     17540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魔小樹,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我為老公辭去高管職位,任由他和婆婆把我禁足在地下室凌辱 2 年

我為了丈夫辭去銀行高管的職位,任由他和婆婆把我禁足在地下室凌辱了 2 年輕,因為「那件事」我沒想過反抗,直到我知道真相。

地下室里黑壓壓的,我身上都是血印,除了特殊情況外,每天清晨一到時間我就會被放出來。

再過半個小時,姜熠 和他的父母就會起床,我必須在那之前準備好我該做的一切。

不敢耽擱,我隨手抓了條裙子套上。

又借著燭光,用化妝品勉強遮住臉上的瘀紫,這是昨天姜熠欺辱我時留下的。

拖著刺疼的身子上樓後,我匆匆往廚房趕。

姜熠及他父母的口味各不相同。

我剛把他們的早餐分別對號入座,他父母的房門便開了。

他母親余淑芳 身著包臀裙,正挽著一身運動服的溫良往外走。

溫良身材高大健碩,不愧是余淑芳曾經的健身教練。

聽說姜熠的親生父親早些年出車禍成了植物人,沒多久便死了。

那時余淑芳拿到了肇事者及保險公司的兩項巨額賠償,隨後便與溫良結了婚。

看見他們的一瞬間,我連忙調整好椅子,恭敬地等他們入座。

與此同時,姜熠牽著個身姿曼妙的女人,從二樓下來。

我心裡一刺,有些疼,他竟然帶別的女人回來了。

女人見我瞪眼看她,她皺著眉邊下樓邊問:「她是誰?」

姜熠瞥我一眼,風輕雲淡地說:「保姆。」

聲音不大,但在靜謐的屋子裡異常刺耳,刺得我腦袋嗡嗡的。

姜熠見桌上只有三份早餐,他咬了咬牙,不動聲色地把他那份放到女人面前。

「嫣然,你先吃飯。」

話說完,他還不忘在女人額上啄了一下,隨即冷眼向我走來。

隨著他的逼近,我的身子開始止不住地發抖……

我的臉燒得很燙,邊哆嗦著往後退邊說:「姜熠,家裡有其他人,能不能……」

話說到一半,被「啪」的脆響聲打斷。

姜熠是下了狠手的,把我打得直接撞在了牆上,嘴角瞬間滲出了一絲鮮紅。

我眼裡蒙起了一層霧氣,這是他第一次當著外人的面打我。

可我卻不能反抗,不敢吭聲,甚至不敢讓眼淚掉下來。

姜熠怒目瞪著我,一字一頓地說:「還不滾?」

我連忙道歉,隨即立刻轉身往廚房跑。

餘光還瞟了一眼其他人——嫣然的眼裡滿是驚詫。

余淑芳看我就像在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而溫良的情緒,是在同情和心疼之間徘徊的。

至今他仍然不懂,我為什麼對這家人服服帖帖。

其實很多事他不知道也正常,余淑芳雖然和他結婚,卻又故意在婚前把所有財產都轉移到了姜熠名下。

這分明是在防著他。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