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雲金:噴子們歇歇吧!再次重申,我的相聲開蒙是田立禾先生!

2021-11-18     昀澤     9494

曹雲金:噴子們歇歇吧!再次重申,我的相聲開蒙是田立禾先生!我與老爺子之間的情分比天高比海深!在我心中,田先生才是我真正意義上的恩師!這一點不容置疑!

回憶起田先生給我上課時的情景,20年過去了,仍然歷歷在目,刻骨銘心!

可以這麼說,我就是為相聲而生的!

曹雲金:噴子們歇歇吧!再次重申,我的相聲開蒙是田立禾先生!

大多數的孩子,童年都是無憂無慮的,我算不上特殊,但也覺得比其他同齡夥伴想得要多。我喜歡和比我年紀大的朋友們一起玩兒,哥哥姐姐一大堆,就連現在的朋友,也都是比我大幾歲的,甚至十幾歲的。

聽他們的見聞經歷,覺得能獲得的知識更多,尤其是社會上、生活上的信息,是在學校里無法接觸,甚至無法捕捉到的。

跟大孩子們在一起,我的思維是發散型的,想得無邊無際,我時常在想,我將來要做什麼,而隨著年齡一點點增加,我繼續按部就班地升學,考試。

曹雲金:噴子們歇歇吧!再次重申,我的相聲開蒙是田立禾先生!

或者在有限的範圍內折騰點別的,無論幹什麼,我對相聲的熱愛卻絲毫沒有半分減退,甚至對包袱結構的敏感度更強烈達,身邊人一說:「嘿,你說話真逗」,我也心裡美得慌。

那時候我著魔地喜歡劉寶瑞先生的單口相聲,《官場斗》在電台播放,我反覆地聽了又聽,閒暇之餘,還不自覺地模仿和揣摩段子裡的人物和表情。

上了初中以後,我已經和母親同住,她看我如此喜歡相聲,有一天突然問我:「你這麼愛聽,想不想學呢?」

曹雲金:噴子們歇歇吧!再次重申,我的相聲開蒙是田立禾先生!

一切發生得都很自然,現在回頭看,儘管我從沒想過我要從事說相聲這個職業,但往往冥冥中命運自有安排,母親只是這麼一問,我就很自然地答應了,而且從來沒有這麼痛快過:「好啊,想學,您給我找個老師吧。」

既然決定要學,就得把它當成正事兒來做,突然意識到,相聲不再是簡單的愛好,也可以成為夢想,只是這條夢想之路怎麼走,出路在哪兒,當時並沒有仔細考慮過,學一門技藝以傍身,這個就算初衷吧。

天津的相聲藝人太多了,遍地都是相聲茶館兒,選一個啟蒙老師並不難:老先生,後起之秀,找誰都有門路去學。

那個時候我雖然只有十幾歲,對相聲也是單純地喜愛,心底里的要求卻頗高,誰說得好與不好,必須符合我心裡的標準!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