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夠了從我身上滾下去」,和他接吻時我喊出別的男人的名字

2021-11-22     昀澤     14799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請離我近一點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玩夠了從我身上滾下去」,和他接吻時我喊出別的男人的名字

「玩夠了就從老子身上滾下去。」

男人性感的嗓音微啞,面露潮紅,卻依舊掩飾不住眼神里的冷意。

我撫著他眉骨的指尖一頓,突然有種索然無味的破敗感。

收回跨在他腰腹的腿,翻身下床。

隨手撈過地上被揉得極皺的襯衫,我蹙了下眉,嫌棄片刻還是穿上,將紐扣從上到下系得嚴實。

就在要離開的時候,身後的男人再次開口。

「賈白晗,解開。」

聞言,我回頭,只見男人的雙手還被綁著無法掙脫,手腕轉動間,是摩擦生成的紅。

我冷笑,語氣並不友好,「林傅冬,你別裝,解這個對你來說不是小菜一碟?」

明明趁我失戀勾搭我的是他,箭在弦上讓我滾的也是他,混跡情場的大魔王,裝什麼純情小奶娃?

然而林傅冬對我的話恍若未聞,緩緩又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

若不是太了解他什麼德行,我恨不得直接扭頭就走。

可我還是繃著臉上前給他解開了領帶,然後居高臨下睨他,冷冷道:「夠了?」

林傅冬坐起身,薄被從結實的腰腹滑落,堪堪蓋住那羞人的一方。

我不動聲色地移開目光,只見他幽幽抬了下眼皮,抓過床頭柜上的眼鏡戴上,扯了扯唇角。

整一個斯文敗類,模樣怪會騙人。

剛想著,手腕就被握住,身子猝不及防地撞進他的懷裡。

「還來?」

我有些惱怒,使勁推了推他的胸膛,沒推動。

於是忍不住大聲朝他嚷了起來,「不是讓我滾?林傅冬你賤不賤?」

或許是賤字觸發了他的神經,他的目光又冷了下來,手肘卡著我的脖頸,呼吸略顯沉重,一字一句道:「賈白晗,你剛剛親我的時候喊誰的名字心裡沒點數?」

聞言,我原本掙扎的動作頓了下,眼底微暗。

我有數,而且還是故意的。

可我依舊不甘示弱,看著他的眼神睥睨又嘲諷,「不是沒有你行情好麼?從酒吧到你家,電話簡訊不間斷,怎麼,是不是拒絕了嬌滴滴的美女後悔了啊?」

兩相對視間,誰也不甘敗下陣來。

我和林傅冬從穿開襠褲時就認識到了現在,相處模式用難聽的話來說就是水火不容,說是冤家都不為過。

偏偏誰也沒想提過絕交,竟也平安無事苟了二十幾年的交情。

今晚,是最不理智也是最不該發生這種情況的一晚。

和他接吻時喊出的名字,是他整個青春時期的死對頭。

兼我交往半年剛分手的前男友秦澤。

就在我們僵持不下時,專屬秦澤的電話鈴聲從客廳傳了進來。

我想起身去拿,林傅冬卻還是摟著我不放,目光緊緊盯著我,「你要敢去拿你就死定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