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他和我上床,和他睡的那天,他的白月光正在閣樓外面

2021-11-22     昀澤     20503

【本文節選自網文《心悅君兮君不配:紅顏易碎琉璃脆》,作者:奶心崩豆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勾引他和我上床,和他睡的那天,他的白月光正在閣樓外面

我和沈玉睡的那天,他的白月光,阮容容,正在閣樓外面彈琴。

琴聲到了第三遍,沈玉身子一松,手從我頭髮里穿過去,額頭就抵在了我枕上。

「蘇璃,」他說,「你可真不像蘇勇的女兒。」

我爹一輩子鐵骨錚錚,鎮守西陲,死也想不到我會把皇長子勾上床。

他是說我放浪,我知道。

窗外的琴聲還在響,我有些煩,於是攀住他脖子,側身把臉埋進枕頭裡。沈玉看

了我一會,見我不搭話,伸手扳了扳我的下頜。

「你想什麼呢?」

「你是來看容容,還是來找我退婚的?」我說。

「這不是一回事嗎?」

話從他嘴裡出來,一向簡短無情。我垂下眼,手向他身後的亂衣堆里一勾,勾出

條腰帶,團成一團,死死攥住。

我是要留個證據,日後好來威脅。他明白,卻並不搶,反倒握住我胳膊,又將我

按進寢室里。

「蘇璃,你好會算計,」他說,「我倒要看看,將軍府是怎樣生出你這種妖孽

的。」

琴聲急促一陣,忽然砰地一下,沒了聲響,應當是弦斷了。

沈玉沒管,因為他正在忙。

從上個月他跟我訂了婚,我就知道我遲早要跟他睡。現在睡和一年以後,沒什麼

區別,但我必須今天睡了他。

因為阮容容回來了。

我再不說,他就跑了。

京城的人都知道,皇長子沈玉喜歡阮容容。

她是我表妹,生在蘇州,三年前為謀個好婚事寄養在我家,我沒給過她好臉色。

她到的第二天,陳貴妃過生日。娘帶著我們去宮裡赴宴,沈玉破天荒地走到我旁

邊,從碟子裡拿了塊栗子糕,掰成兩半,一半塞到我手裡。

我從小喜歡沈玉,跟在他後面叫玉哥哥,可他不喜歡我,所有人都看得出。娘在

遠處看著,眼神期待,可是沈玉卻沒看我,只衝我身後擺了下頭。

「蘇璃,下個月賞燈,你帶阮姑娘來。」他說。

阮容容當時穿了件桃粉的留仙裙,膚如凝脂。

沈玉眼睛裡有溫柔的光,這應當叫一見鍾情,他從沒這樣看過我。

後來的事順利。皇帝早就想從將軍府里找個兒媳婦,有他看對眼的正好。

就在下旨賜婚的前一天,阮容容她爹死了。

當然不好意思說是沈玉克的,但京城裡也有了些風言風語。

這事按規矩得守孝。皇帝說三年免了,三個月吧。聖旨一揮,阮容容就扶著靈柩

回了蘇州老家。

她前腳走,我爹,大名鼎鼎的蘇勇,後腳就在西陲破了八萬伏兵。

封賞、賜婚一樣不少,還不是怕他造反。

我跟著娘接旨的時候,還在盤算怎樣剋扣阮容容的嫁妝。但被賜婚的人,是我。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