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他和我上床,和他睡的那天,他的白月光正在閣樓外面

2021-11-22     昀澤     20772

皇帝把我賜給了沈玉。

沈玉第二天就殺到了將軍府。

他是不敢對皇帝有意見,所以來我這撒氣。

娘沒讓我見他。我隔著窗看到她跟沈玉說,我知道你為什麼來,都是一家人,容

容的事不急,大不了以後做妾,有何不可。

沈玉臉有些綠,但又畢恭畢敬道了謝。

愛情,當真脆弱。

「退婚。」

沈玉再私下見我,就只有這句話。

他知道這婚退不了,又不想得罪我爹娘,這兩個字只和我說。我喜歡他,所以不

會鬧出事。

他就是想噁心我。

我只當沒聽到,耳朵都起了繭子。退婚說到第三個月,阮容容回來了。

她還住我家,院子跟我挨著,整天穿一身素,倒更像畫上的仙女。

沈玉果然來得快,全不怕事傳出去,有害風評。

這事可能遺傳。

當朝皇帝是個情種,大半輩子獨寵皇后。沈玉也是,眼睛裡放進一個女人,就放

不進別的。

阮容容聽到風聲,就在院裡擺了琴,錚錚地開始彈。

還是太委婉。

我換了身大紅的落霞錦,攔在半路,故意跌到沈玉身上,是我先親的他。

我是挺惡毒的。

沈玉走的時候咬著牙,沒逼我還腰帶。

那身落霞錦被撕了個口子,丟在地上,阮容容的弦也斷了。

我打開窗,從閣樓上看她的院子。

天已經黑了,阮容容一個人站在月亮底下,白慘慘的,非常像鬼。

在她身後,院牆上有個黑影晃了幾下,借著竹林的掩映跳進來。阮容容聽到響

動,回過頭問了聲誰。

我從桌上抓了把瓜子,重新靠在那看戲。

我知道他是誰,他是大燕朝的第一劍客,顧北寒,長了個清秀公子模樣,臉上的

皮比鄰居家小弟還嫩。

他是我雇的。

我認識顧北寒五年了。

當年春日游,我在圍場放風箏,故意扯斷線,讓它掛在楊樹上,然後去纏我的玉

哥哥。

沈玉撂下一句:要爬樹你自己爬!轉身就帶著小廝騎馬走了。

那風箏挺貴的。偷雞不成蝕把米,我有點肉疼。

我正抬頭望的時候,樹林裡就跳出了個少年,一飛身到了樹頂上,抓下風箏,落

到我面前。

顧北寒那天穿了身黃綠相間的短打,在樹叢里很難分辨,一看就不是宮裡的人。

我想喊人,但他捂住了我的嘴。

「姑娘是公主嗎?」他說,「別怕,在下顧北寒,姑娘應當聽過。」

我拚命搖頭,顧北寒鬆開手。我正要叫,一轉身就對上了他的臉。

我小時候跟爹去過西陲,什麼場面沒見過,但我就喜歡好看的,所以我才看上沈

玉。

這個顧北寒,也挺好看的。

他說他那天心血來潮,知道皇家春遊,仗著輕功潛到圍場裡,想一睹公主芳容。

沒想到公主沒見到,第一個撞到了我。

我扯了他的玉佩,威脅他要告發。然後顧北寒說,玉佩就算送我,他還可以幫我三

次忙,只要我去青雪堂找他。

青雪堂養劍客,主要接殺手的活。

顧北寒,是青雪堂的頭牌。

我格外珍惜這三次機會,打算留著救命,但在阮容容回來前,我還是去找了他。

勾引他和我上床,和他睡的那天,他的白月光正在閣樓外面

「送你個媳婦要不要?」我說。顧北寒愣了愣,臉忽然有些紅。

「蘇……大小姐嗎?」

「呸,」我啐道,「我表妹。劇情我已經想好了,你假裝受傷,跑到她院裡去。

一見鍾情、日久生情,怎麼都行。你這張臉,一定可以!」

顧北寒看著我,臉漸漸冷下去。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