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淮海(三十):黃埔名將熊綬春之死

2024-02-23     緣分     4579

(接上次文章)

五十五. 一片荒涼的雙堆集

我被釋放回到第十四軍後,情況急轉直下,包圍圈日益縮小。解放軍紛紛採取挖壕溝前進的方式迫近作業,每晚前進幾十米,壕溝挖到一村,就消滅一村。面對這種情況,誰也想不出對付的方法來。各級指揮官只好捲縮在掩蔽部裡面面相覷。軍部所在的楊圍子,也已成了前線,村前不遠就是解放軍掘進的壕溝,夜間咳嗽聲都可相聞。——第十四軍少將參謀長梁岱。

淮海戰役場景還原

駐守雙堆集的黃維兵團第十四軍在陳賡率領的北部突擊集團的強烈攻勢下已經變得搖搖欲墜,所有官兵都是士氣低落,模樣頹廢。他們離彈盡糧絕可能還早,但是也已經不遠了。

之前蔣介石承諾的空投物資倒是沒有食言,但是很明顯黃維沒有跟他談好空運物資的數量,也沒有考慮到國軍運輸機隊的規模。試問要空投可供一個已經殘缺不全的兵團幾萬人維持相當長時間的糧食彈藥,那得需要多少架飛機?黃維過度依賴老蔣的空投,看來他是把國民黨空軍當成美國空軍了。

由於雙堆集陣地被解放軍壓縮得太小,致使空投的物資不僅數量有限還經常被投錯地方,大批軍用食品被誤投到了共產黨軍隊的陣地上——這已經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在雙堆集戰役剛剛開打的時候,黃維兵團的士兵們還知道把空投下來的物資收集起來送到兵站統一分配,但到了後來,糧食越來越少,就發展到了誰搶到就誰吃的地步了。

國軍空投物資(可見降落傘)

每當有飛機過來在雙堆集上空盤旋時,防禦工事裡等了好久的官兵們便一擁而上,物資伴隨著降落傘一經墜地,大家就爭先恐後地一擁而上搶奪食物,搶到的人便歡天喜地,搶不到的人就失魂落魄,有些人互相爭執不下就索性開槍射擊,這種情況即便是軍官在場也是無法控制的。

他們雖是軍人,但首先,他們是人。

值得一提的是,蔣介石仍然還是堅持讓黃維兵團拚死突圍,所以在被投放的物資中,彈藥也占了相當的一部分。

「去他媽的!連吃的都沒有!還打,打他媽個屁!」士兵們一旦看到被空投下來的是彈藥,便發出肆無忌憚的叫罵。

誠然,空投下來的罐裝食品是滿足不了國民黨官兵們飢腸轆轆的肚皮的,於是,那些同樣餓得發昏的軍馬也悲慘地成為了軍糧補充品。不久之前在蒙城士氣高昂地行軍時,估計這些可憐的軍馬怎麼也不會想到,他們居然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被自己的主人親手宰殺。

正在吃飯的國民黨軍

總是有那麼一些士兵是搶不到糧食的,他們站不起來,也走不動,只能伐木生火,然後一個個蜷縮著偎依在戰壕里相互取暖,雙堆集的樹木已經被砍伐一空,放眼望去都是光禿禿的一片。大家找不到柴火,就把當地的房子拆掉燒了,燒光了房子,就只好聚在一起取暖。

第十四軍參謀長梁岱正孑孓獨行在通往第十二兵團部的路上,他途中看到的就是上面所提的種種景象。此時的梁岱表情十分酸楚,沿途一路都沒有士兵給他敬禮,他也毫不在意。是啊,連肚子都吃不飽,還會有誰在意這些繁瑣的軍人禮儀?他最憐憫的要數那些幾乎是任由其自生自滅的傷兵了,他們痛苦的呻吟和悽厲的哀嚎不禁讓人潸然淚下。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