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淮海(三十):黃埔名將熊綬春之死

2024-02-23     緣分     5389

受傷的國軍士兵

前幾日,雙堆集核心陣地,第十二兵團指揮部。

在兵團部指揮作戰的黃維完全是一幅垂頭喪氣的模樣,眼看著王近山率領的南部突擊集團離自己的兵團部越來越近,他的心也是一陣陣發怵。這時的十二兵團就好像一個月前在碾莊困獸猶鬥的第七兵團一樣,他本人也成了第二個黃百韜。而且黃維兵團的處境比黃百韜兵團要惡劣的多了,不僅是因為無險可守而又幾乎彈盡糧絕,更是因為此時的天氣比徐蚌會戰剛剛爆發時要陰冷潮濕,看目前這天氣估計就快要下雪了。

從解放軍對雙堆集發動總攻開始,蔣介石給黃維的電報已經沒有了諸如艱苦奮戰,固守待援等字眼,取而代之的只有四個字——自行突圍。

什麼叫「自行突圍」?這和「率部突圍」可不是一回事。

所謂率部突圍,就是在被敵軍包圍的情況下,究其一點強勢突破,衝破包圍圈安然脫險。在這種情況下,軍隊的建制相對比較完整,戰士的作戰意志也沒有完全潰散,經過一番短暫休整之後是可以重整旗鼓,來日再戰的。而自行突圍呢?這裡的意思是,可以完全不用顧及任何軍隊建制與戰略戰術,只要從包圍內突出去了就是萬幸,換言之就是啥也不管拚死逃命。

蔣介石

黃維明白,老蔣已經顧不了他們了。

現在兵團的士氣日益低落,解放軍不僅用沒良心炮發射炸藥包,還發射一些寫滿標語的傳單,上書「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不要做無謂的抵抗」「已經沒有出路了,投降吧」等勸降字眼。更讓黃維心神不定的是,他手下的官兵們還特別喜歡這種傳單,尤其是有關共產黨俘虜政策的內容。儘管黃維嚴令喝止不許散布傳單混淆視聽,但是傳單還是源源不斷地在軍中傳播,根本沒辦法禁止。很多官兵甚至偷偷地將關於共產黨優待俘虜政策的傳單疊好放在身上,並稱之為「八路通行證」。

黃維現在已經不想管什麼官兵們私藏傳單的破事兒了,因為勸降書都已經大搖大擺地送到他的指揮部來了。和散發給士兵們的公開傳單不同,這份傳單——應該說是勸降信——是專門給他一個人寫的。

信上的字跡他說不清楚是陌生還是熟悉,但是署名卻是一個讓他內心百感交集的名字——中原野戰軍第四縱隊司令員陳賡。

信是一個之前被解放軍俘虜的國民黨軍官帶回來的,據說有好幾封。

「他應該也收到了......」黃維喃喃地兀自自語著。

雙堆集戰役示意圖

與此同時,雙堆集北部陣地,國民黨軍第十四軍指揮部。

屋子裡站著兩個人,他們正在小聲交談著什麼,兩個人渾身沾滿了征塵,但畢竟是軍官,臉上的表情還不至於那麼頹廢。

其中一個人拿著一張紙正在聚精會神地看著,另一個人問他:「你看怎麼辦?」

那人抬起頭,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提問者:「按軍長的意思該怎麼辦?」

兩人相視無言,靜默良久。

這兩個人,就是第十四軍軍長熊綬春和參謀長梁岱。

五十六. 陰陽兩隔的師兄弟

出身黃埔軍校第三期步兵科的熊綬春,此時剛滿四十歲。按照黃埔軍校論資排輩的規矩來看,熊綬春是黃維和陳賡的師弟,胡璉與楊伯濤的師兄。與陳賡一樣,熊綬春在校時也參加過國民革命軍對陳炯明的第二次東征,就是在這次東征中,他有幸見證了黃維非凡的神勇表現,還有陳賡冒死營救蔣介石的英雄事跡。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