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淮海(七):統帥的較量!粟裕和杜聿明的徐州經典戰術對攻

2024-02-23     緣分     1905

(接上次文章)

九. 不約而同的巧合——粟裕杜聿明的巔峰對決

1948年的徐州註定不平凡,淮海戰役進行到這種程度,使得震耳欲聾的火炮聲和爆炸聲在徐州市內就可以很清楚地聽到。遮天蔽日的戰機集群,轟隆而過的裝甲洪流,硝煙瀰漫的精銳戰陣……這些在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根本不會接觸到的事情現在統統近在咫尺,徐州市民們僅用肉眼就清晰可辨。

民國時期的徐州

至於當時徐州市有沒有進行全城戒嚴不得而知,但是這種規模的戰爭所展現的宏大場面,絕對會吸引很多老百姓趴在城頭駐足觀看,因為這種驚世駭俗的龐大陣勢是很多人一輩子都沒遇見過的奇景。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正在經歷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戰略決戰。

1948年11月16日,徐州「剿總」司令部。

杜聿明正坐在辦公室里,兩隻眼睛死死地盯著牆上的地圖,這幾天他都在嚴密監視著華東野戰軍的動向,他看上去有些低沉,眉宇之間顯露出些許疲態。他嘴唇緊閉,看起來有些難受,此時的杜聿明正經受著身體和心理的雙重摺磨,嚴重的腎結核和肺結核使得他前一段時間幾乎臥床不起,而現在守衛徐州的擔子又好似一座大山一樣,重重地壓在了他的肩膀上。

杜聿明(後排中)和同僚

杜聿明是在黃百韜被圍困之後才趕赴徐州的,那時候他心裡很清楚,老蔣這個時候把他調往徐州的目的就是要讓他主持徐蚌會戰大局——因為劉峙不可能扛得起這個局面。而杜聿明是以一種十分煩悶的心情從東北飛到徐州的,在他看來,自己敬愛的蔣校長發布的這個該死的命令比槍斃他還要令他難受。

這是因為杜聿明當時的觀點和之前的白崇禧一樣,認為徐州的軍事部署已經來不及去調整了,這就像當初廖耀湘在東北跟他說過的:「有些戰爭,從一開始就已經結束了。」(詳見《喋血遼瀋(六)》)而且,在黃百韜兵團被圍困後,自己好不容易想出了一條「先集中力量打中野,而後群起一團對付華野」的作戰計劃又被國防部毫不猶豫地駁回。因此,現在杜聿明的心情應該是有些心灰意冷吧。

民國時期的北平

值得一提的是,杜聿明在回徐州之前曾經到北平和傅作義見了一面,當著傅作義的面他把話講得很直白:「宜生兄,我覺得共產黨在一年之內會取得全國戰局的完全勝利。」傅作義雖然沒有當面表態,但是心裡想的估計和這個也差不多。從這裡可以看出,杜聿明和傅作義私交很不錯,以至於可以這樣毫無顧忌地袒露真言。

笑著的傅作義,還打著綁腿

當時淮海戰役才剛剛開打,杜聿明就看出了全國未來的發展局勢,其論斷和毛澤東在遼瀋戰役結束以後發表的聲明何其相似(詳見《喋血遼瀋(大結局)》)。能和毛澤東懷有相同看法的人,說明杜聿明是個相當厲害的人才。在北平,這樣的話他不僅說出口了,而且隨後還特意去了一趟北海公園,並叫隨從給他照了張相,因為他認為從此之後再也回不來了。

杜聿明正想著,然後把眼光從地圖上移開,開始在辦公室里踱步,心中思緒萬千,他不僅是對目前的戰局感到有些悲觀,而且以現在華野的戰術指揮來看,他還漸漸升起一絲對粟裕的敬佩之情。不愧是打遍江淮國軍名將的共產黨戰神,果真名不虛傳。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