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生母親是個吸血鬼,霸占我房子,強迫我嫁給一個陌生男人

2021-11-23     昀澤     15307

【本文節選自《年輕不需忍:都市情仇、極致愛恨和精彩反殺》,作者:黑月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我親生母親是個吸血鬼,霸占我房子,強迫我嫁給一個陌生男人

1.

我姑在醫院咽氣的那天,安紅千里迢迢地來了。

她強行擠出幾滴淚,將我拉到病房外面。

我冷冰冰地問她:「你來幹什麼?我忙得很。」

她一臉的諂笑:「來接你回家啊,好閨女。」

我鼻子裡發出一聲嗤笑,不想搭腔。

她是我媽沒錯,但那只是生物學意義上的,在我的心裡,我媽只有一個,那就是

我姑。

安紅之所以能成為我媽,不過是一場烏龍,但凡當年那個做 B 超的醫生眼神再

好那麼一丟丟,我就沒命來這個世上看一眼了。

所以她生下我以後,沒捨得施捨給我一個擁抱,就吩咐我生物學上的爸爸用報紙裹

著我扔在了村後人跡稀少的溝壕里。

如果不是他們在偷著辦理假嬰兒死亡證明時露出了馬腳,又恰巧這消息傳到我姑

的耳朵里,恐怕我現在都已經二次投胎了。

我姑以揭發作要挾,逼著我爸說出了扔我的位置,急匆匆的跑去找,將我從螞蟻

和蒼蠅堆里抱回家。

我姑結婚三年無所出,她想收養我。

可安紅又開始作妖,她看不得我姑抱著我喜笑顏開的樣子,跟我姑說想養也可

以,但是稱呼不能變。

所以這麼多年,我一直管我姑叫姑,從未喊過任何人一聲媽。

挺遺憾的,我覺得我姑心裡一定也覺得遺憾,所以我在她垂危的那一刻,俯在她

耳邊喊了她一聲媽,我相信她能聽得到。

喪事處理了三天,我姑終於入土為安,我累到虛脫,疲憊的回到家。

安紅並沒有像其他親戚一樣自行離開,而是尾隨我,和我一起回了家。

她圍著整個房子轉悠了一圈,嘴裡發出「嘖嘖」的驚嘆聲:「我閨女真出息了,

住這麼好的房子,也該著紀紅梅好命,跟著我閨女享了這麼多年福。」

紀紅梅是我姑的大名。

我蹙眉望著她,冷漠的說道:「安紅,你消停點吧,就算是你拿我姑的遺言逼

我,我也不會再跟你有任何關係,你心裡那點小九九,趁早別盤算。」

我不相信我姑那句讓我認回親媽的話是她的肺腑之言,我姑這麼疼我,她不會把

我往火坑裡推的,她們肯定逼她了。

我媽一聽我對她直呼其名,臉上有點掛不住,不過她也算是個會審時度勢的,所

以很快地調整了自己,開始給我打親情牌:

「你看你這孩子,說的什麼話,我盤算什麼了?不就是看你姑不在了,你一個人

孤苦伶仃的,想把你再認回來嗎?」

「免了,你那吸血的一家子,我躲都來不及。」

我專撿難聽的說,我想讓她識趣的離開,但是很遺憾,我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