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生母親是個吸血鬼,霸占我房子,強迫我嫁給一個陌生男人

2021-11-23     昀澤     15428

安紅不但不走,還下樓去買了洗漱用品,在我姑原來的屋裡住下了。

我厭煩的要命,可她卻一秒入戲,擦桌子、拖地、做飯、洗水果,賣力的塑造著

一個回頭是岸的好媽媽人設。

她勸我嘗一嘗她做的湯,我推脫不掉,勉為其難的喝了一小口,她立馬感動的淚

水漣漣,拉著我的手開始對我懺悔,說自己當年實屬無奈,家裡已經有個女孩

了,留下我就沒法再生兒子,斷了老紀家的香火可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她說這些年一直對我心存愧疚,愧疚得整夜整夜睡不著覺,想要認回我,但是被

我姑拒絕了,因為我姑怕沒人給她養老。

我嘴巴嘬著一瓶養樂多,面無表情的靠在沙發上看她賣力的表演,心裡跟明鏡似的。

她確實想過要認回我,但理由絕不是她說的什麼心存愧疚,而是因為我大學畢業

後有了穩定的工作,因為我有利可圖了。

她為此還和我姑吵了一架,跑到我姑的老屋堵著門罵了好幾天,罵我姑是不下蛋

的雞,偷人家孩子養,我姑被氣的一口氣沒上來,倒在院子裡,被鄰居七手八腳

送到了醫院才撿回一條命。

我心裡其實是恨她的,不是恨她丟下我,而是恨她丟了我以後又一次次來打攪我

的生活,就像現在這樣,拿著我姑的遺言當尚方寶劍,非要逼著我跟她認親。

可能嗎?

我當年被扔在溝壕里渾身上下爬滿螞蟻和蒼蠅的時候,她有想過將來會有和我認

親的一天?她巴不得我快點被野狗叼了去永絕後患。

越想越氣,我決定不再搭理她,走到衛生間洗漱。

直到敷完面膜躺在床上,我滿腦子還在想一個問題,怎麼才能把她這尊佛送走。

2.

安紅在我家住了一周以後,學校下發了一個通知,將派青年老師去外地參加為期

一周的研學會,後天出發,我的名字也在名單上。

我接到通知的當天下午,就在餐桌上跟安紅下了逐客令,告訴她我要去外地待幾

天,家裡沒人不方便她繼續留宿。

言下之意是您老該走了。

然而安紅似乎聽不懂我話里的暗示,她「咕咚咕咚」著急地把湯喝完,抹著嘴對

我說:「你要出遠門啊,出幾天?沒事沒事,家裡你不用擔心,有我在呢。」

「我的意思是你該走了,你一個陌生人在我家算什麼。」我不想告訴她行程,只

想趕快把她攆出去。

安紅一怔,演技上身:「啥陌生人啊,我是你媽你是我閨女,咋就陌生人了?再

說咱們娘倆這幾天相處的不是挺好的嗎?」

她抬起袖子抹淚:「閨女,說這話可傷媽的心了,媽一把年紀又是給你道歉,又

是忙前忙後的伺候你,你咋這麼鐵石心腸啊。」

這讓我很反感,明明相互憎惡,非要打親情牌,真是搞笑。

我問她:「你飯吃好了?」

她不明所以,點了點頭。

我起身,走到她睡的臥室,將她的衣物和洗漱用品用編織袋裝起來,打開了房門。

安紅有些急,小跑著過來搶,被我順勢連人帶袋子一起推到了門外。

我鎖好門,任憑她怎麼敲都裝作沒聽見。

一個小時後,外面安靜下來,我以為她終於知難而退,沒想到打開門就看見她

蜷縮在走廊的一角,固執地看著我。

我嘆口氣:「你快走吧。」

「不走,你不認我,我就不走。」

我不想和她廢話,重新關了門,收拾好自己後天出差要帶的物品,住進了學校的

單身宿舍。

第二天風平浪靜,第三天是出發的日子,我們一行人同坐一輛大巴,很快就到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