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叫大哥,叫老公」,酒醉我拉陌生人領證,一夜間喜提婦女身份

2021-11-25     昀澤     48296

【本文節選自《非常規愛上你:脫軌愛情故事集》,作者:酒釀百香果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別叫大哥,叫老公」,酒醉我拉陌生人領證,一夜間喜提婦女身份

別人喝多了充其量是丟人,我就比較牛逼了,我結了個婚。

宿醉第二天,我看著躺我身邊的人懵了,「大哥您哪位?」

他把結婚證拍我臉上,「別叫大哥,叫老公。」

01

這位自稱是我老公的人皮膚比我都白,剛睡醒頭頂還有一撮兒呆毛翹起,雙眼眯著,像一隻精神萎靡的大型犬。

我舉著結婚證,眼睛就跟中風似的在照片跟這人之間來回穿梭,「你騙我吧,人家民政局還上夜班?」

「你昨天在酒吧喝了通宵,凌晨五點就拽著我奔赴民政局,在門口等了仨小時人家才開門。不過我倆是今天登記的第一對,也還算值得。」

神他媽第一對。

「不可能!」

我用手指戳著照片上的自己,「就我傻兮兮的這樣,明顯喝多了。民政局真答應讓咱倆領證兒了?」

大型犬打了個哈欠,神色懨懨,「原本不答應,但你抱著人家大腿哭著說你不結婚就嫁不出去了,人家念在我們排了仨小時隊的面子上,才答應的。」

也不知是不是對方描述得太逼真,我的腦海居然能真的湧入了我趴在地上號啕大哭的場面。我回憶不起來那人的臉,只能想起來一隻藍色「大腿」,內心更崩潰了。

大概是嫌我煩,大型犬揪了揪頭髮,「你先慢慢回憶著,我去洗個澡。」

說著翻身下床,我抬頭一瞧還挺高,1 米 8 有了。

洗手間傳來水聲,我瞅了眼結婚證上配偶名,溫子寒。

年紀居然比我還小三歲。

一夜間喜提已婚婦女身份,對方還是個陌生人,擱誰誰能接受。

當務之急就是趕緊離婚!

衛生間的門剛拉開,我迫不及待地迎上去,這身材誰看了不高呼一聲「絕」,運動員也不過如此吧!

惡狠狠地盯著跟搓衣板似的腹肌幾秒,這才裝模作樣地說道,「這位同志你能不能注意點影響,出來的時候也不知道穿件衣服。」

「但凡你昨天吐血的時候給我留件衣服,我現在也不會這樣出來。」

我又是一陣心虛。

「那個……我不知道你怎麼會答應跟我結婚的,不管怎麼說昨天的事算我對不住你,既然是錯誤,就該及時糾正。您看今天不錯,要不咱倆去離個婚吧。」

「你結婚的時候也是這麼騙我的。」

我:?

「當時你搭著我的肩膀,跟我說今兒天不錯,要不咱倆去結個婚吧,然後我答應了。」

「那你現在答應啊!」

「我現在又不想答應了。」

這家孩子還有沒有大人管了!

02

從賓館出來原本我想滴滴打車,結果溫子寒說自己的車停在車庫。開出來的時候我驚呆了,是輛紅色的蘭博基尼。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