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眼失明,他聯合醫生幫我恢復後,我差點嫁給他弟弟

2021-12-03     昀澤     3651

【本文節選自《心口硃砂》,作者:三分鐘小姐,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雙眼失明,他聯合醫生幫我恢復後,我差點嫁給他弟弟

我突然失明了。

吳醫生就像突然降臨的心軟的神,拯救了我這少女。重見光明的那一刻,我發誓,此生非他不嫁。

可到結婚之際,我才發現陰差陽錯,當初救我的人,是吳醫生的哥哥。

1

我突然發現右眼視野中央有一塊很小的馬賽克。無論我怎樣搖頭、閉眼、休息都無法消除馬賽克的存在。我戰戰兢兢去了家附近的診所,被告知沒什麼問題,醫生讓我回家好好休息。

我抱著僥倖心理回家休息,然而,短短一周的時間,馬賽克迅速擴大,攻占了整個右眼。

我的右眼失明了。

什麼也看不到,只剩下光感。

父母辭了工作,帶著我奔波了大大小小的醫院,從縣城到市區,卻沒有人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禍不單行,在這個過程中我的左眼也失明了。

我變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盲人,連倒一杯水,去一趟衛生間都需要別人的幫助。我變成了包袱、拖累、絆腳石。

黑暗,恐慌,絕望,像一條流淌不盡的洶湧河流,我被卷攜拖入河底,我想要奮力掙扎,卻沒有絲毫辦法。

一路奔波到北京,才得到確診,我得了一種極其罕見的神經系統疾病,發病部位在視神經。

醫生說出很多術語,醫理,我統統聽不懂,我只知道我失明了,而且未來面對的不僅僅是視力障礙,還有可能面對伴隨而來的行動障礙、認知障礙,以及更嚴重的情況。

我只是個普通人啊!我從不相信小機率的極端事件會發生在我這種小群眾的身上,我只是想正常地念書、畢業、戀愛、工作、生個孩子、養條狗。

可是都變成了幻影泡沫。

我只有18歲,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然而一切都完蛋了。

母親開始哭泣,父親有些哽咽,但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我失去了最後的意識。

醒來時,我猜測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因為我聞到了濃濃的消毒水的味道。

檢測,會診,服藥,治療,度日如年。沒有人告訴我什麼時候可以治好,或者是不是可以治好,日復一日,沒有盡頭。

夜靜了,所有人都入睡了。只有我,睜著兩隻眼睛,看不見任何東西,卻不肯閉眼。

我摸索著來到走廊的窗邊。

也許失明只是剛剛開始,也許明天,我就無法獨自下床、自理衛生;也許後天,我會變成一個智商為零的瘋子。

我還未曾出人頭地,不曾盡過一分孝道,如今還要榨光父母的積蓄,還有可能白髮人送黑髮人。

我的身體可能已經探出了窗外,我的意識已經離開了軀殼,也許下一刻我就可以解放了,至少現在還來得及,在拖垮這個家庭之前。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4月23日,辛芷蕾,向楊洋正式道歉!
娛樂     2小時前     1202 4月23日,辛芷蕾,向楊洋正式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