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奔50了,那方面能滿足你嗎?」和老男人睡過之後,我不能自拔

2021-12-03     昀澤     28913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貓打滾兒,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他奔50了,那方面能滿足你嗎?」和老男人睡過之後,我不能自拔

1.

我在十八歲那年,傍上了一位四十歲的硬漢大佬。

沒錯,不是大款,是大佬,兄弟一大堆,都管他叫狼哥,我在這裡就叫他狼先生。

而我與他初見時沒有記憶,所以也沒有名字,一切都是後來他給我的。

十八年前我們在一場婚禮上相遇,新郎是他一個兄弟,新娘是一位好心的小姐姐。

小姐姐叫江菲,在濟南一所大學門口開書店,那年年底要結婚,想招個臨時看店的,我陰差陽錯地闖了進來。

江菲說我當時簡直慘得不像樣,臉色慘白,頭上包著繃帶,不記得自己是誰,但很餓,急需一個吃飯的地方,隔壁飯店的人說她在招工,我就來了。

江菲膽子真大,不但收留了我,帶我去醫院換藥,還幫我尋找家人,但最終沒有結果,於是就在出嫁的時候,把我也帶上了。

因為她覺得我滿口大碴子味兒的東北話跟她未婚夫特別像,所以也想趁這個機會把我帶過去找找線索。

她是真的善良,對家人說我是她朋友,為了遮住我頭上的傷口,還給我買了一頂好看的棉線帽子。

我跟著她踏上綠皮火車,一路向北,顛簸了十個小時,抵達了我後來落地生根的這座工業老城。

2、

婚禮上來了很多退伍軍人,狼先生氣場最強,江菲說他們都是天狼戰隊的成員,狼先生是他們老大。

聽起來就很厲害的樣子,我當時就對狼先生肅然起敬了。

他刀刻一般稜角分明的黝黑臉龐和深邃銳利的眼眸,還有眉間深深的川字紋無不傳達著一個態度——別惹我!

他話少,不愛笑,但作為證婚人上台講話的時候,開口就妙語連珠,說好姑娘都被兄弟們領走了,倒讓他一個單身人士來當證婚人,總感覺壓力有點兒大。

這話不僅把台上的新人和台下的賓客逗得捧腹,連他自己都被逗笑,他笑起來真好看,像香港影星任達華。

我因為他而成了任達華的粉絲,對他的印象就這樣從骨子裡的敬畏變成發自心底的喜歡,有點兒複雜。

婚宴上雙方的親戚交談起來,江菲的婆家人聽我是東北口音,就問我是江菲的什麼親戚。

我不會說謊,如實回答,江菲婆婆的笑容當時就不自然了。

江菲見狀,乾脆把我的來歷一五一十說了一遍,請在場的親朋好友都幫著打聽打聽,看誰家有丟孩子的。

大家開始交頭接耳,說什麼的都有,江菲娘家人的面子也掛不住了,說她從小心軟,不會拒絕人,讓婆家人多擔待。

我正不知道說什麼好,一直沉默的狼先生忽然問道,「頭上纏著繃帶,是不是從醫院走丟的?」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