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盼了他三十年,重逢之際他卻回歸了大海,父親不願意相信事實

2021-12-04     昀澤     10579

我和他並不認識,頂多算是一個網友吧,但是我們在網上一起走了六年,我不知道他來自哪,只知道他人身處在廣東揭陽,而且這裡並不是他的家,他願意通過網絡將自己的經歷說給了一個從未謀面的網友聽,我也願意當他的聽眾,希望能為他做點什麼。

「我大約5歲左右走失,養家在廣東省揭陽,我被帶來後在東莞市長大,養家的哥哥說我是來自湖南的可能性為80%。我被人帶走的那天下著雨,我一個人亂跑,然後就上了汽車,記得家離馬路不遠,我的右手好像有疤痕,小時候我的養母帶我去醫院洗了。我記得是一個年紀較大的女人把我帶到了廣東東莞常平,帶我去餐館吃完飯然後就留下了我,餐館就是我養父家開的,住了沒多久養父把我帶回了廣東揭陽的鄉下」。

親人盼了他三十年,重逢之際他卻回歸了大海,父親不願意相信事實

他走失前在湖南家中(左)和來到廣東養家(右)的照片

「我記得我是奶奶帶著的,親生爸媽沒有印象,在老家上過幾天學,用鐵盒子帶中午飯,菜就是那個黑豆鼓;記得吃過炸螃蟹,有糍粑的印象;記得下雪的時候,好像是我爸在雪地里翻跟斗給我看;家鄉產柿子,蘋果,木棉花,家裡房子好像是木頭的,房子我記得家裡的門檻是木的或者竹子的,如果是四川,肯定很多竹子林,但是我沒有那個印象,我記憶的家,有兩個,一個比較小的小時候居住過,然後還有一個感覺大一點的家,就是被帶走的地方」。

這段話是我前幾天從那個永遠再無法喚醒的聊天工具里複製下來的,五年前我們聯繫了地方讓他去採集了DNA,隨後在網絡上搜索來自湖南的尋親信息,但是很遺憾我們一次次錯過,按照他的年齡判斷並沒有找到與他相似的信息。沒多久我們從他的社交工具上發現了一些異常令我們不安,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們無法在社交工具上能聯絡上他,電話也永遠成了空號,或許我們擔心的事情真的發生了,他可能出事了。

親人盼了他三十年,重逢之際他卻回歸了大海,父親不願意相信事實

代阿龍生前的照片

我們也記不清多少次給他留言,甚至抱著幻想撥打那個永遠提示是空號的手機號碼,他像空氣一樣在一夜之間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範圍內,這一等便是五年,直到他走出那所高牆,他第一時間又想到了我們,給我發了很多年輕時的照片,他說他五年前因為做了不該做的事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他剛剛才出來回到養家,令他沒想到的是妻子已經離他而去,養家的人態度對他急轉彎,在那個家他一刻也待不下去了,他一個人來到了另一個城市生活,他希望我們能幫上他找到他的親人,回歸到正常的生活當中去。

我們繼續給他通過網絡擴散,另一邊想別的辦法為他尋找突破口,一天晚上他突然打了個電話給我,在電話里他提及了前妻和女兒,其實他很愧疚對前妻不夠好,只是現在特別想念女兒,但是女兒在視頻里並不想和他見面。前些日子他和養家的哥哥吵了一架,他受不了那口氣,一氣之下來到了廣東東莞,這些年經歷的坎坷讓他覺得自己很孤獨,養家回不去,與妻子又離異女兒給了她撫養,逢年過節沒有地方可去,找了那麼多年家卻沒有任何消息,他說自己的人生亂得一團糟,目前也沒有新的計劃和目標,走到哪算哪。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