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跟我結婚,卻懷了別的男人的孩子

2021-12-09     昀澤     8799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深情部落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我的老婆,跟我結婚,卻懷了別的男人的孩子

1

我是在參加戒酒小組活動的時候見到許澤的。

我連著去了3次,很巧合地都見到了他。他時不時就會瞄上我幾眼,於是第4次相遇時,他坐在了我的身邊。

當一個男人痛哭流涕分享完他的故事後,許澤側身問我:「要不出去走走?」

我點點頭,接著輕輕地走出去,把門關上。

裡面的情緒其實挺壓抑的,我和他都不約而同深呼吸了一口氣,午後的暴雨正在下著,升騰起一股熱氣。

我和他站在大樓前:「來這裡,戒不了酒。」他舉起手伸了伸腰。

「他們來這裡只是想講講故事。」

他點點頭,表示贊同。

他提議:「去喝杯咖啡吧。」

轉角就有一間咖啡店,雨天把所有人都趕到了這裡,鬧哄哄的,我和他趁著雨勢漸弱,跑進了咖啡館。

找了張小圓桌,我和他面對面坐了下來,旁邊是一對在桌面上也要拉著手談戀愛的情侶。

我們各自叫了咖啡,只喝了幾口,他把他的故事告訴了我,我也把自己的故事告訴了他,就像在戒酒小組分享一樣,只是我們都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沒有哭泣,沒有鼻涕。

我說的不摻雜一句假話,我想他也是的。

他說他酗酒5年,我也誠實相告,我已經不止5年。

外面滂沱,我們斷斷續續說了一下午的話,臨別的時候,我們相互留下了聯繫方式:「如果可以,或許我們可以交個朋友。」

我點了點頭。

回到家,我在電話里和好友周欣說起了許澤,她很驚喜:「你這榆木腦袋是終於開竅了?我以為你真打算等著石磊一輩子呢。」

石磊留下了一封分手信後,走了已經370天,這一次或許他不會再回來了。

「有男人搭訕,說明你還有不小的市場呢!你就該多多出去認識人,別總把自己關在家裡。」

我答應她,這次我會試試。

可自從和許澤喝過咖啡,他也並沒有主動聯繫過我,一面之緣的情誼,實際上並不牢靠。或許那天只是他一時興起,想找個人喝喝咖啡罷了。

我仍舊喝酒,喝得不少。

其實我知道酗酒不好,我也怕有一天喝酒把自己喝死了,這樣的例子並不少,中國一年酗酒傷亡的人數就達到70多萬,我很有可能會成為其中的一個數字。

偶爾我剎不住車,在公司的衛生間也會喝上幾口,最近的一次采編會,據說我在會上指著主編胡言亂語了一番。

雖然周欣極力幫我解釋,但是主編還是讓我停職兩個月,她已然算是好心,沒有當即炒了我。

接下來不用上班的日子,喝得更多,毫無節制,後來我開始出現了幻覺,模糊中會看見石磊的影子,接著就像瘋了似地打開門在走廊亂叫亂吼。

最終是樓管把看起來精神失常的我送進了醫院。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