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了別人的孩子後,我嫁給大我10歲的老男人,婚後我們各取所需

2021-12-10     昀澤     32509

【本文節選自朝花不能夕拾:分手快樂,謝謝放過,作者:溺海,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懷了別人的孩子後,我嫁給大我10歲的老男人,婚後我們各取所需

我嫁人了。

對方比我大十歲,除了不愛我,各方面條件都很優秀。

我們結婚的原因是個不能公之於眾的秘密——我懷了他弟弟的孩子,而他弟弟在一次探險活動中喪了命。

他想我生下孩子,我也想為我孩子找個父親。

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婚禮進行時,我聽到有人議論,說我曾經是新郎弟弟的舔狗,現在為了錢,換了個年紀大的舔狗。

我嗤之以鼻,他們懂什麼?

我舔的從來都不是弟弟。

所有的殷勤都是為了我身邊這個人。

甚至懷上孩子的那一夜,也是因為我看錯了人。

1

程遠辭今年 33 歲,常年健身,皮膚緊緻,該有肌肉的地方也都有肌肉。

不過分誇張,透過昏黃的燈光看去,有種誘人的性感。

我吞了吞口水,臉上燥熱起來。

察覺到我熱情大膽的目光,程遠辭從沙發上坐直身體,將襯衣上方散開的三粒扣子一絲不苟地扣好。

襯衣領包裹著修長脖頸,凌厲的喉結格外顯眼,再往上看,是精緻的下頜,薄唇抿成一條線,鼻樑高挺,眉眼深邃。

和剛剛的性感不同,這會兒是更勾人的禁慾感。

「小禾,回房睡覺去。」他喝了酒,聲線低沉喑啞,引人遐想。

我咬咬下唇,壯著膽子問道:「新婚之夜,你不和我一起睡嗎?」

程遠辭像是聽到了什麼深奧的問題,蹙起眉頭,認真地打量我,好久好久。

久到我的腿都快沒有力氣支撐我站立了,他才幽幽開口道:「別鬧。」

簡簡單單兩個字,拒絕得明明白白。

我紅著眼睛,手撫上還未隆起的肚子,笑得明艷,「程遠辭,你必須和我睡。」

他歪著腦袋,靜靜地看著我,眉眼被燈光照亮,放在身側的拳頭一分一分捏緊,隱隱在抖。

好一會兒,他垂下眼皮,「好。」

真是奇怪,聽到他這麼順從,我一點也沒有覺得高興,反而湧起深深的無奈和悲涼。

我確實拿捏住了他的軟肋,可以輕輕鬆鬆逼他妥協,可那又怎麼樣?孩子生下來之後呢?

同床而眠時,程遠辭背對著我,一動不動,連呼吸聲都像被刻意放淺了一般。

「程遠辭,我們是夫妻了。」

從開口喊他名字的一剎那,我就清楚地看到他後背肌肉在緊繃。

他在怕我。

我扯了扯唇,再說話時,聲音里已經含了哭腔,「晚安。」

知道我沒有其他意圖,他背脊鬆了下來,好一會兒,他轉過身,撥開我眼角的頭髮,「晚安。」

不管怎樣,我嫁給了我喜歡的人。

心念一動,我湊過去,淺淺吻了一下他的額頭,然後飛快轉過身背對他,強迫自己不去分析他的反應。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