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萬,一分都不能少」,從那天夜裡,我做了他3年情婦

2021-12-11     昀澤     8923

【本文節選自《肩上暖陽:她們曾與命運硬剛》,作者:司文沛 等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三十萬,一分都不能少」,從那天夜裡,我做了他3年情婦

「我打算嫁人了。」

激情過後,我將一撮菸灰彈到江晨赤裸的胸膛上。

一提這茬,他就煩:「我有老婆,你嫁什麼人?」

「當然不是你。」

他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茄子。

他欺身過來,一把捏住我的嘴:「你敢!」

呵。

男人。

江晨是瑞安公司老總,我做他情婦三年了。

跟他時我 30 歲,早過了甜言蜜語、請吃飯請看電影就能兩眼冒桃心的年紀。

能讓我興奮的,大概是……北京一套別墅。

起步?

江晨說這不好辦,北京限購,錢沒問題,但搞資質得花點時間。

我扭著水蛇腰盤過去,嬌聲說,哥啊,別。我值不了那麼多。

他將煙圈吐我臉上:「你一月要多少?」

我豎起三根指頭。

三十萬,一分都不能少。

江晨的手摸上我大腿:成交,晚上我來找你。

我跟江晨是在DJ上認識的。

那會兒我是個……呃,寫作主播(撓頭),有一搭沒一搭分享著自己寫的自認為文藝的句子。

就,不溫不火。

有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對著鏡頭哭唧唧吐槽抖爸爸為什麼不給我流量,一覺醒來,點贊 11 萬,漲粉 5 萬。

評論:「大妹子真正。」

「妞兒別哭,來哥哥懷裡,哥哥疼你。」

……

我,掌握了財富密碼。

我開始營銷,人設:當代林徽因。

我混了大英國協水碩,報了舞蹈班、廚藝班、插花班......呃,還去研究了國際關係和敘利亞局勢。

穿漢服,戴玉簪,有時也穿旗袍、魚尾裙,秀一下我曼妙的曲線。偶爾再推薦下我寫的幾本書,別人一看,不錯啊,有點東西。

直播時,江晨光榮登場,打賞了八萬八。

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我盯著他的眼睛,攥著他的大手:我很愛你,愛的沒有了我自己,無論貧窮富貴疾病榮辱,我同你,生死相隨。

17 歲時,我聽同一個明媚少年講過這話,特真心。後來吧,這話我和不同的人講過好多回,他們信以為真的模樣,我花了好大的勁,才憋住不笑。

完事了我一個人走回家,街上路燈黃澄澄,像蒙了一層薄霧,昏暗讓人望不清前路。

我走著走著就哭了。

時至今日,就算 17 歲的沈依依穿過時光,一身潔白站在我面前,我也該認不出了吧。

2

我不配得到幸福。

因為是女孩,媽媽吃了墮胎藥,可藥過期了,我稀里糊塗被生了下來。

我兩歲時,家裡添了個弟弟。

接下來是不是要重男輕女?

不好意思,讓大家失望了。

我是學霸,能把全縣秒掉,獎狀糊牆七八層那種。

長得還不是一般的漂亮。

像我這種人,特受歡迎。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