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老公的外遇,他幫我出逃,兩年後才知道他們要舉行盛大的婚禮

2021-12-12     昀澤     13044

【本文節選自《婚姻博弈:愛到絕境再逢春 》,作者:閃閃發亮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殺了老公的外遇,他幫我出逃,兩年後才知道他們要舉行盛大的婚禮

1.

我哆哆嗦嗦行走在去派出所的路上,身無分文,腳底磨出了血泡,每走一步,都是鑽心得疼。

身上穿著的衣服破爛不堪,頭髮枯黃紛亂。

誰也想不到五年前的我,坐在這座城市最中心的寫字樓里,喝著咖啡,討論商業提案。

這一切的轉折都從兩年前的那個夜晚開始。

我「殺人」了,殺的還是我老公的外遇。

當時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女人,我拿著水果刀的手不停顫抖,大腦一片空白,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我的手被老公鄭建國拉著,但我沒有抬頭,直到我被他狠狠推到門外。

他出了一個主意,叫我快點躲起來,警察來了,問起來就說是他乾的。

如果萬幸,他會輕判,風頭過去再聯繫我。

我當時都懵了,在我老公的安排下,逃走了。

事情太大,我知道警察肯定到處追查,我就住在不正規的地下旅館,也不敢白天出門,到了晚上去買日用品,一買就是一大堆。

我過起了暗無天日的日子,鄭建國最後聯繫我的時候告訴我要不停換電話卡,不停換出租地址。

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在哪兒,甚至都不能聯繫我的父母,他說他會替我頂著。

我在煎熬和自責中過了兩年,我真不知道自己怎麼過來的。

我實在太不安了,我開始試圖打電話給鄭建國,我想知道他到底怎樣了?

您撥打的號碼是空號……聽筒里傳來的話,我根本無法接受。

我不信,拚命的打,始終都是這句話。

我更難受了,各種不好的想法衝上來,他肯定替我背黑鍋了,不聯繫我,是因為他坐牢了……

明明是我乾的,就算他和那女人有什麼,但當時我腦子一熱直接做了衝動事。

就算他媽對我百般刁難,但和殺人比……

我很想打開微信,找鄭建國的朋友,問清楚他到底怎麼了。

可我記得他交代的話,千萬別打開 QQ 和微信,不要碰任何社交網絡。

我掙扎了很久,最終,我抵不過內心。事情是我做的,我已經做了兩年縮頭烏龜,殺人坐牢天經地義,不該讓他背黑鍋。

他那麼要強,那麼優秀的男人,不該被我毀掉。我要勇敢一次,為了他。

決定後,我仿佛解脫了一樣,走出出租屋的那刻,我開始釋懷,同時又很擔憂。

我終於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進了派出所。

我什麼也顧不上了直接告訴警察,兩年前我殺人了,在哪裡殺的人,那女人叫什麼名字,還說鄭建國替我頂罪,不是他乾的。

我等著警察抓我,可他們很奇怪地看著我,只有一個人開始翻電腦檔案,最後又對我嘀嘀咕咕。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