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前男友突然跑到我家,邊親我邊將我按倒在沙發上

2021-12-14     昀澤     18591

【本文節選自《佳期如許:餘生予你星河萬里》,作者:小呀小貓咪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夜裡,前男友突然跑到我家,邊親我邊將我按倒在沙發上

(一)

如果我有罪,請讓上天來制裁我,而不是讓我在看婦科的時候,遇見了我好死不死的前男友。

「什麼症狀?」林念帶著審視一樣的目光將我上下掃了一遍,冷冰冰地問。

我不自在地咬了咬嘴唇,死死壓抑著自己想要翻白眼的衝動,也冷著嗓音,「月經不調。」

「多久了?」他收回視線,噼里啪啦得在電腦上敲著病歷,好像連手指的起落間都帶著火氣。

「四個月左右。」我頓了頓,念在是看病,又詳細的補充了兩句,「今年五月份開始,一直到今天,都沒來。」

我看到林念的目光朝電腦右下方的位置掃了一眼,似乎是在看日期——九月二十日。

「還挺久。」他這樣說。

我終於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暗暗腹誹道,不久誰來看醫生啊。而且他這個語氣,倒像是誇獎一樣。

我呸!

人模狗樣的王八蛋。

掛號的時候我分明在網上預約了一位慈祥阿姨的號,誰知道這個 b 是從哪跑出來的!要是早知道是他來看,還不如換家醫院呢。

「有沒有性生活?」

他淡然地拋下這樣一個問句,仍舊冷冰冰的,一雙清冷的眼睛盯著我瞧,表情卻全部被掩蓋在淺藍色的口罩下面,叫人看不清楚。

早有預料的我不動聲色地舔了舔後槽牙,憋著一肚子的氣回答,「沒有。」

「真沒有?」他又看過來,眼睛裡像是透露出幾分愉悅來,讓人氣的牙痒痒。

媽的。我悄悄罵道。不就是在他之後找不到男朋友了嗎!至於這麼嘲笑我?

不過罵歸罵,既然是花了錢來治病,我也不至於無端編造出一段性生活來給自己抹黑。「沒有。」我又一次搖頭道。

林念這才像是滿意了一樣,噼里啪啦的在電腦上又打下一串字——【患者否認性生活史。】

等等?否認這兩個字,是不是有哪裡不對?

但是我沒空多想,因為林念這傢伙又開始他公式化的詢問。

「有減肥史嗎?」他又掃了我一眼,似乎是在看我肚子。

我一挺我的小蠻腰,果斷的搖頭,「沒有。」

「有沒有吃過什麼藥?」

「……一些調理內分泌的藥,有影響嗎?」

他像是愣了一下,「還在吃?」

我默默點了點頭。

他就如實把這些都打在了病歷上,只是方才眼裡那點愉悅變得無影無蹤,反而是輕輕擰著眉,好像我這病嚴重的過分一樣。

我忍不住跟著緊張了些許,就見他輕飄飄地問道,「下午有時間嗎?」

我一下子繃緊了神經,骨子裡的不服輸讓我挺直脊背,半是高傲半是輕蔑地切了一聲,「幹嘛?」

他也不屑地呵了一聲,比我更加嘲諷一樣,「做 b 超。」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