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10年的男人,讓我衣著性感,在車裡給我「開光」

2021-12-18     昀澤     10310

【本文節選自《副駕你別坐:專治心機男女蘇花有故事等》,作者:蘇花有故事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暗戀10年的男人,讓我衣著性感,在車裡給我「開光」

我跟暗戀了 10 年的男生表白。

他說:「你這樣的,誰會要你?」

就算這樣,他還是讓我陪他去給新車「開光」。

我以為,這就是兜風。

卻沒想到......

1

拿到和吳景凡同一個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時,我開心得像掉進蜜罐里的熊,一邊大叫一邊在床上打滾。

因為,我又多了 3 年輕時和他在一起的時光。

他比我大一歲,是我早在三年級,就認定了的男人。

進入大學後,我生活的重心都在吳景凡身上。

晚上 11:30,我敷完面膜,準備戴上耳機,聽歌入睡。

景凡最近迷上了說唱,為了跟他有共同話題,我準備把說唱圈比較火的歌都聽一遍。

剛躺下,手機就響了,是景凡打來的。

對面傳來一個陌生的男聲,喘著粗氣:「喂,是小漁嗎?吳景凡出事了。」

我腦袋一片空白:「他現在在哪裡?」

男生所處的地方很嘈雜,邊上還有划拳碰杯的聲音:「就在學校南門的夜市,拐角那家燒烤攤。」

我:「我馬上過來,10 分鐘。」

我套上外套,摸黑踩上一雙鞋,頭上的小兔子發箍都沒取,就衝出宿舍。

宿舍大門已經鎖了,要出去,只能走樓梯間的窗戶口子。

這是我第一次走這個暗道,周圍都是鋒利的不鏽鋼防盜網切口。

「刺啦」一聲,外套被掛住了,手臂也拉了個口子。

我顧不上那麼多,徑直往南門跑。

當我氣喘吁吁跑到拐角處的燒烤店時,卻看到,吳景凡和 3 個男生,推杯換盞。

我氣喘吁吁地走到他身邊:「景凡哥哥,你沒事吧。」

正在喝酒的 4 男生把酒杯放下,齊刷刷看著我。

5 秒之後,全部笑得前俯後仰,地上的啤酒瓶都被踢翻了 2 個,冒了一地的白泡。

我打量了一下自己,這才反應過來。

出門太匆忙,左腳穿的運動鞋,右腳踩了一隻軍訓的解放鞋,身上一套睡衣配了一件運動外套,頭上還戴著兔耳朵發箍。

活像個撿破爛的流浪漢。

吳景凡拖過一張凳子,讓我坐下。

他說幾個人喝酒喝嗨了。

就打賭,互相用對方的手機,給女生打電話。

看誰最有魅力,能把女生叫出來,那個人就不用 A 今晚的酒錢。

原來,我只值幾十塊的酒錢。

2

我像個被拋棄的娃娃,坐在夜市上等待他們的酒局散場。

手臂上被劃破的傷口隱隱作痛,好在不深,只是緩緩往外滲血。

吳景凡興致很高,一杯接一杯,向大家介紹我:「這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小漁。」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