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又長出來一個胸,到醫院我冰清玉潔的身體被男醫生看光

2021-12-23     昀澤

【本文節選自《芳心失火:我愛你,但沒有放棄自己》,作者:閃光少女梅梅子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一覺醒來,又長出來一個胸,到醫院我冰清玉潔的身體被男醫生看光

一覺醒來,我發現自己又長出來一個胸。

雖然它現在還只是腋下的一小團肉,但怕得要死的我,趕緊殺向醫院。

而給我看病的,是一個長得很帥的年輕大夫。

01

我哆哆嗦嗦地走到他面前坐下,他揚起菱角分明的下顎線,那張酷似四字弟弟的帥臉,讓我一下找到了安全感。

我捧著激動的心, 晃著顫抖的手,帶著哭腔開口:「大夫,您得救我。」

他掃了我一眼,語氣平淡:「先把衣服脫了吧!」

我雖然怕得要死,但還是遲疑了一下,皺著雙下巴說:

「大夫,咱們能不能商量一下,從 T 恤袖子看行不?」

他愣了一下,可能從未聽過如此詭異的要求。

看他不解,我進一步解釋:「不瞞您說,我母胎單身二十多年,他還沒見過什麼人呢!」

他表情有些混亂,眉鋒一皺,語氣不容置疑,「脫!」

我嘆了口氣,只能拽了拽衣服,哆哆嗦嗦地往上拉。

要早知道,來了就要脫衣服,我就穿內衣了。

我倒不光是因為害羞,他看的「房」肯定比我住得多,我更擔心的是,我這個 5A 級毛坯房給他留下心理陰影。

他沒有一點點防備,等我把 T 恤脫下來,他整個人都愣了,眼神里閃過一絲意外。

不知道他是因為沒看出來我沒穿內衣,還是被我胸前三小震撼了。

愣了幾秒鐘他才回過神,一臉正氣地看著我,「你怎麼不穿內衣?」

我脫都脫了,索性就放下了思想包袱,挺胸抬頭,「我胸小我驕傲,我為國家省布料。」

他表情一滯,好看的眉毛擰成了幾道彎,很無語地看了我一眼,估計第一次遇到我這麼難纏的。

他把手手放在我胸前按壓,胸前三小輪番得到了照顧,尷尬是尷尬,但還是蠻舒服的。

脫掉上衣以後,不光解放了乳腺,還有我的天性。

看著他低頭「上鍾」,我忍不住說:「大夫,我上網查了,我這個應該是副乳,會對以後的生活有什麼影響嗎?」

「我看不像,建議還是得拍個胸部 CT 看看。」

「如果沒什麼影響,我能把它留下來嘛!」

大夫匪夷所思地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儘是疑問。

我耐心解答:「您看啊!我本來就不大,好不容易長出來這麼大一塊肉,還真捨不得切掉,要是不影響生活,我真想把它留下來,以後我老公多幸福啊!」

他一臉無語,看著我的眼神宛如關懷智障。他微微皺起眉,「你去拍個胸部CT,回來我再給你看看。」

「謝謝大夫。」

我剛轉過身,他忽然從後面叫住我。

「等等。」

「怎麼了?」

他指著我剛才坐過的椅子,「你先把衣服穿上。」

02

拍片的過程很順利,我拿著片子再次回到科室,他剛送走一位「奶媽」。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我得讓他知道,現在流行扁平化審美,我長這麼漂亮,胸大了那還了得?

我重新在他面前坐下,把片子遞給他,他揉了揉眉心,臉上略微透出幾分蒼白。

他的反應讓我隱隱有些不安,我深吸了一口氣,」大夫,您說吧!我頂得住。」

「你這個……」 他眉頭緊鎖,看我的眼神也有點愕然。

「我這個是什麼?瘤嗎?」

「不是瘤,但也不是副乳。」

他清了清喉嚨,「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

我心情頓時更沉重了,難道比瘤還嚴重?

接下來他是不是應該把你家屬叫過來,這和宣告絕症有什麼區別?

我深吸了一口氣,「大夫,到底是啥您就直接說吧!咱就看個病,別整得像諜戰似的行不?」

他看了我一眼,嘴唇含著幾分笑意。

「你這個……純粹就是胖了。」

「胖了?」我有點匪夷所思。

「對,就是胖了。」 大夫眼中的笑意越來越濃,我尷尬得五體投地。

被這麼帥的男人說自己胖,本仙女面子上有點掛不住。

待我長發及腰,把你勒死可好?

「大夫,我不是胖,我只是預熱膨脹。」

他沒搭理我,舉著片子,打擊接踵而來:

「你這個雖然不是副乳,但你乳腺有點問題。」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剛扯出來的笑容頓時僵了,」怎麼了?嚴重嗎?」

「你左側乳腺有點增生。」

在我印象里,這種病都是上了年紀才會得的,我小小年紀,怎麼會得這種病?

「我才二十多歲。」

他推了一下眼鏡,「二十多歲的年輕女性也有可能的。」

「那我咋辦?」

我求救似地看著他,此時在我的眼睛裡, 他就是醫學界的托尼.斯塔克。

他好像就用眼睛對我說:我來了,放鬆,我在這。

然而,實際上,他卻說:「你這個有點嚴重,要定期來複查,懂我意思嗎?」

我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哦,我懂了,,那就是定期過來讓你摸唄!」

他當時正喝水呢,聽到這句話,嗆得眼淚差點流下來。

我繼續嗶嗶賴賴,「大夫,求您給我加個微信吧!我還指望著您以後一手帶大我呢!」

而他,臉上終於露出看我不像正常人類的表情……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