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們是個不近女色的男人,飯局上我裝醉,故意將酒醉的美女留給他

2021-12-23     昀澤     22013

【本文節選自《江湖狠人:都市草莽錄》,作者:歐陽乾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哥們是個不近女色的男人,飯局上我裝醉,故意將酒醉的美女留給他

1

自從我見到棍子的那天起,他就過著苦行僧似的生活。

棍子原本不叫棍子,只是因為他太悶,時常不說話,往那一矗就跟個棍子似的,所以我們都叫他棍子。

棍子是我工作不久的時候,通過一個搞房地產的朋友認識的,他姓羅,暫且稱他為地產羅。說是房地產,其實就是租下來好幾套房子,然後做多一些隔間,安裝些上下床,再轉手租出去。價格便宜,深受屌絲熱捧,當時我還單身,就搬了過去,跟棍子睡上下鋪。我時常從上鋪爬下來上廁所的時候,看到正在熟睡中只穿著褲衩的棍子一柱擎天,暗道棍子果然不愧是棍子。反正在我跟他相處的那段時間裡,棍子一直是守身如玉,任憑每天凌晨時分天人交戰。

棍子是外地人,來濟南時間不長,但作息時間十分有規律,每天早晨六點起來跑步,據說是十公里,回來之後稍事休息就出了門,直到晚上九點多鐘才回來,臨睡前還要做上五十個伏地挺身一百個仰臥起坐,再蹲上十分鐘的馬步。

後來我才知道,棍子是練武術的,用逼格高一點的詞語來講,就是「青年武術家」。

棍子練的武術,與一般的套路表演不同,而是實打實的古典技術,屬於民間門派。至於哪個派,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就見他凌晨起床跑步,訓練完一天後披星戴月地回來,臨睡前再做上伏地挺身仰臥起

坐跟著馬步,日復一日,雷打不動,光看著我就覺得枯燥。棍子就在這種苦行僧一般的生活里堅持著,不交女朋友,不吃零食,不上網,不聊天,不熬夜,不打遊戲……他放棄了同齡人中日常擁有的一

切,只為了兩個字:武術。

我曾經問過他:「棍子,為什麼要如此拚命?」

棍子說:「你知道我練的什麼拳嗎?」

我說:「不知道。」

棍子說:「佛漢拳。」

我搖搖頭,「沒聽說過。」

棍子就有些黯然:「不出名,北方小拳種,一代三五人,到了我這一代,就只有我一個人。」

頓了頓,棍子又說:「師父說,我是一個門派的全部希望。」

我簡直聽得肝顫,這他媽什麼社會了都,竟然還給我講門派。門派是個什麼單位?交社保嗎?發工資嗎?

總之,我們哥幾個都不信棍子是真的守身如玉,不近女色,他只是沒有機會下手而已。就像那句話說的「男人無所謂忠誠,忠臣是因為背叛的砝碼太低,女人無所謂忠貞,忠貞是因為受到的引誘不夠」,這句話簡直就是人生的 B 超,是我們人性主義者奉為至理的名言,尤其是地產羅,直接祭出了佛洛伊德「人類一切的活動歸根結底都是為了性」的觀點,指出了棍子一直以來徹頭徹尾的錯誤行徑。為了不讓棍子在反人類反社會的路上越走越遠,我們哥幾個準備設一個局,拉他回頭。

那天晚上棍子剛回到宿舍,就被我們拉去喝酒了。

地產羅以「過生日」為名義,在離宿舍不遠的飯店裡擺了一桌酒,還叫了好幾個女性朋友,其中有一個叫小腰的,身材曼妙,眉目勾人,眼睛裡面全是電,看一眼就讓人渾身哆嗦。地產羅對小腰說:

「妹子,你今天要是能把棍子搞到手,我這個月的收的房租分你一半。」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