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燒傷後,妻子跑了,在我同小區和別的男人曖昧

2021-12-23     昀澤

多麼令人不舒服的稱呼。萬鴻站在這個屋中如同空氣,他被詠梅的表情和語氣刺激的憤怒不已。

他走過去,對著那個東子說,不勞你費心,這個家有我呢。說完沒等那個叫東子的男人醒神過來,他就「啪」一下把門關了。

詠梅朝他翻白眼,幹嘛呢,你,有你這麼待客的嗎?

我看不慣!萬鴻脫口而出。

關你什麼事?我跟你有關係嗎?萬鴻的心窩瞬時一陣戳痛。以前的詠梅對他多溫柔,多體貼,現在就因為他的一張醜臉,她就變得如此冷酷無情,翻臉不認人了。而且急著離婚,想必早就私下有了相好的。這種女人真是太勢利了,虧他在過來這邊的時候還想著要怎樣低聲下氣求她回去,現在看來她野出去的心根本拉不回來了。可他變成這個鬼樣子是他願意的嗎?他也痛啊!她能理解嗎?

萬鴻最後還是在詠梅的冷臉下衝出了門,哪怕身後傳來女兒的叫聲,他也倔強地選擇不回頭。他再也不想看詠梅的那張冷臉。

在經過小超市時,萬鴻又進去買了一瓶酒,對他來說,這又將是一個屈辱的不眠之夜。

04

萬鴻用最快的時間在人流集中的鎮上開了家小飯館,還兼帶麵條,餛飩供應。當時資金周轉不夠萬鴻又跟父母借了點,就這樣倉倉促促開始營業了。

他知道他這張破臉沒什麼地方會收留他,他也不想一次次去碰壁受辱。還好有燒菜這個手藝活能讓他在破敗的人生里重新振作起來。他現在什麼都不想了,就為女兒雯雯的未來拼搏了。他再怎麼跟詠梅決裂,但女兒永遠是他的女兒,今後女兒就是他活下去的勇氣和動力。

飯館開始的幾天因為新店開張,所以生意不錯。但之後幾個禮拜過去,飯館裡的客人開始稀稀拉拉了。除去洗碗,端菜,打下手的幾個工人的工資,萬鴻每次收工結帳時,看著並沒盈利多少錢的飯館,眉頭跟著蹙了起來。

這天,詠梅居然領著雯雯來吃飯,看著冷清的飯館對萬鴻說,你不能光埋頭燒菜,要去外面宣傳宣傳做做廣告。

萬鴻沒好氣地看她一眼,同樣用以前她冷冷對他的態度冷哼一句,這跟你有關係嗎?詠梅被萬鴻這樣冷冷的一句話塞得悻悻的。

萬鴻很解氣,早前在她屋裡受過的惡氣總算出了。他落魄,他受難,她冷眼對他,甚至仿佛他是不祥之人,她迅速選擇了逃離。這種女人他早已看得透透的,才懶得再去熱臉貼冷屁股。

雯雯嚷著要吃面,萬鴻哄著雯雯,鑽進廚房立馬去做面。

不一會兒功夫,萬鴻端出兩碗大排面,詠梅的那碗算是他施捨給她吃的,他要看著她在他眼皮子底下吃他下的面。萬鴻想,她再怎麼高傲也要陪著雯雯把這碗面吃了吧。

詠梅居然吃得很開心,還時不時仰起頭對他說,面很好吃,生意會好起來的。然後又建議他最好開通下盒飯供應,附近一帶的工地上農民工挺多的。

萬鴻還是沒有正面看她,反正她說什麼他也沒去支應,他的飯館要怎麼經營,輪不到她來指手畫腳。

我被燒傷後,妻子跑了,在我同小區和別的男人曖昧

詠梅領雯雯回去時,雯雯奶聲奶氣的說下次再來看爸爸。萬鴻忍不住蹲下身去抱女兒,也只有女兒才跟他這個鬼臉爸爸親近。到底是血濃於水,別的孩子見他有的都嚇哭了。

所以,無論怎樣難,萬鴻覺得為了女兒,他必須堅持下去。

05

萬鴻沒想到沒隔多久,他的小飯館就湧入了大量來吃飯的農民工。忙碌讓他興奮,他拿著鏟子有力的在熱油鍋里翻炒著,忘了勞累,忘了那張提心弔膽出現在別人面前的鬼臉……在這裡,沒人取笑他的鬼臉,還收到了很多說他菜做的好吃的稱讚。這樣一來,萬鴻的幹勁便更足了。

詠梅說的對,盒飯的確是一個市場。然後他又立馬招了送盒飯的人手,看著蹭蹭上漲的營業額,萬鴻有種苦盡甘來的欣慰。

詠梅很不要臉,居然領著那個東子一起來吃飯。萬鴻看雯雯沒來,便忍不住唬著臉問雯雯哪兒去了。

詠梅雲淡風輕地答,我媽領著走親戚去了。

萬鴻看著詠梅跟那個東子有說有笑的,氣不打一處來。她居然把雯雯塞給她媽,有臉跟小男人來他飯館吃飯,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他嘛?

萬鴻把詠梅和東子拉出門去,義正言辭地說這個地方不歡迎他們。

詠梅拉著東子說,不吃就不吃,我們去別的地方吃。

那個東子轉頭還挑釁地對萬鴻說,有你這麼做生意的嗎?誰稀罕!

萬鴻直覺得憤怒的熱血在往臉上回流,他想,現在他發怒的樣子肯定很恐怖吧。他也不知道怎麼了,一看見詠梅,他的內心就會起伏個不定。萬鴻清楚的知道,他面上雖然硬氣的很,但暗夜裡常常會回憶跟詠梅在一起的那些溫馨感人的細枝末節。有很多次想的睡都睡不著,這讓他很惱怒又無可奈何。

06

萬鴻沒想到詠梅會出事。她坐東子的摩托車遇了車禍。

萬鴻除了緊張詠梅之外更是惱怒那個肇事的東子。如果他沒那麼浪,就不會那麼晚還要帶詠梅出去兜風;然後他更氣的是詠梅,居然為了跟東子出去浪,把雯雯推給她媽帶了。

晚上,萬鴻去老人那裡領了雯雯後到醫院看瘸了腿的詠梅。在病房門口看到東竄西竄的東子時,萬鴻忍不住把他拖到一邊揚起拳頭就要打他。

東子一臉的發懵。

拳頭到底沒落下去。萬鴻想現在他有什麼資格去管詠梅的情事,他跟她本來就沒什麼關係了。

東子瞅他要打人,臉漲紅著罵他根本不懂詠梅的付出。他這段時間的生意都是詠梅貼錢買煙給那些農民工,還替他們電機上免費縫縫補補衣服才換來他們的信任,趕去詠梅介紹的地方吃飯,訂盒飯的。他們哪裡不能吃?偏要去他那裡吃?還不都是詠梅的功勞。

車禍那個晚上也是詠梅讓我帶她跑一趟工地,說去答謝那幫幫忙的農民工才發生了意外。你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亂髮火,真看不懂詠梅姐幹嘛對你這種壞脾氣的男人如此掏心掏肺?

我跟詠梅姐的關係也不是你想的那麼不清不楚。詠梅姐人好,又一個人帶著個孩子,生活上有不便我就幫著點,我們倆就如姐弟那樣互幫互助的關係,虧你不清楚事實卻在一邊瞎急眼。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3頁繼續閱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