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人後,我背著老公和別的男人去了酒店,極盡纏綿

2021-12-23     昀澤     5213

主管的嘴巴驚訝得半天沒合攏。我迅速去了人事處,被通知任職總經理助理。

總經理就是喬世鈞,一個大我十五歲的男人。

喬世鈞是個離異鑽石老男人,名下擁有三家公司,住的是別墅,開的是路虎。

我看他的時候,是以仰望的姿勢。我努力工作,拚命加班,喬世鈞對我拚命三郎的工作幹勁讚賞有加。

終於有一天,喬世鈞又吹了一個女人,他喝大了,給我打電話讓我過去接他。我把他送回他的別墅,說:「喬總,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就走了,您好好休息。」

喬世鈞跌跌撞撞地走到我身邊,突然捧著我的臉哭得稀里嘩啦,他說:「陳穎我愛你,和我在一起吧,我會讓你過上最舒心的日子。」

說實話,那一刻我是猶豫的,可我也明白,社會很殘忍,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要在這座寸土寸金的大城市混得漂亮,只靠自己當總經理助理遠遠不夠,即使沒有我,喬世鈞也會有別的女人。

他伸出手抱我的時候,我沒有推開他。就像童話中的灰姑娘,我終於撿到了自己的水晶鞋。我心懷忐忑地回抱喬世鈞雖年屆不惑卻成熟有力的身體說:「我答應你。」

當喬世鈞勢如破竹地出現在我的白天我的黑夜時,我發誓將自己的過去通通忘掉,忘得一乾二淨。

我愛上了喬世鈞,在我心裡,那些乳臭未乾的男人根本不值得託付終身,我打心眼裡喜歡老成的男人,說我是大叔控也無可厚非。

喬世鈞娶了我,給了我優渥的生活,我再也不用朝九晚五,沒日沒夜地加班,喬世鈞疼我,讓我就在家裡做做家務,閒了打打麻將,逛街血拚。

對於一個四十歲的男人來說,喬世鈞的確很有力度。每次結束後他都摸著我的肚子說:「趕快給我生個兒子。」

喬世鈞如此渴求一個孩子,說明他真的是愛我,有孩子維繫的家庭才是真正的穩固。我再無所求,願意就這樣守著喬世鈞過一輩子。

現在沈慕年的出現似一枚重磅炸彈,將我原本平靜的心湖炸得狼煙四起。我的人生已經徹底洗牌,現在的我是喬世鈞的太太,怎麼能允許污點見證人沈慕年的存在呢。

我的酒醒了大半,心驚膽戰地問沈慕年:「你是來這裡出差的?路過!」

沈慕年撣掉長長一截菸灰,說「我剛從裡面出來。」見我詫異,他又補充道:「放心,不是殺人放火,盜竊而已。」

看來,他這些年還是沒幹好事。我無暇多問,急著想溜,一個釋放的犯人,什麼事做不出來?我真的害怕沈慕年會黏上自己。而沈慕年仿佛洞悉了我的心思,坦誠道:「你放一百八十個心,你那些事,我絕不會說出去。」

那些不堪的過往像一列泛著陳舊氣味的綠皮火車,轟隆隆地朝我碾了過來。

過去屬於死神,未來也好像不屬於我自己。

無論喬世鈞如何辛勤地播種,我的肚子死活沒有懷孕的跡象。三個月前,喬世鈞開始公然找女人,那些女人豐乳肥臀,一看就很能生的樣子。關鍵是,他找女人的事兒,對我毫不避諱。

我跟喬世鈞吵,他不看我的臉,而是盯著我的肚子嘆口氣說:「要是你能給我生個一兒半女的,我能出去瞎混?我都是被你逼的!臭婆娘!」

遇到沈慕年這天,喬世鈞提出離婚已經三個月了,我死活不離,因為我不想失去眼前的一切,我寧願在家裡受非人的辱罵,也要守住喬太太這個名號。

沈慕年疼惜地將我抱住,他的手臂很用力。他在我耳邊低語:「跟我走吧,我會對你好的。」我一驚,可是來不及了,沈慕年的手已經在我身上游離,所到之處,噼里啪啦燃起一簇簇小火苗……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