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江濤:紅了不忘本,把改嫁的母親接回家,對待妻子始終如初戀

2021-12-24     昀澤

在離婚率居高不下的今天,經常聽人說再也不相信愛情了,再也不相信男人/女人了。

其實絕大多數人結婚,都是白頭到老,只不過那些離婚的更容易吸引眼球,成為談資。

畢竟,平淡的婚姻如細水長流,潤物細無聲在生活里。

歌手江濤:紅了不忘本,把改嫁的母親接回家,對待妻子始終如初戀

軍旅歌手江濤,和妻子萬小牧就是這樣一對夫妻,他們是彼此的初戀,至今相濡以沫攜手已走過34年,是演藝圈有名的伉儷情深。

他們是窮小子和白富美的結合,多年來他們男主外女主內,彼此理解、包容,和兩方老人生活在一起,把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江濤說,糟糠之妻不可棄,何況他娶的,不是糟糠之妻,而是很優秀的女子。

歌手江濤:紅了不忘本,把改嫁的母親接回家,對待妻子始終如初戀

01

很多人認識江濤,是從1998年春晚上那一首《愚公移山》開始的。

這首歌詞勵志旋律朗朗上口的歌曲,江濤用他那高亢又略帶悲愴的嗓音,讓它一夜間火遍全國。

這一年,江濤已經31歲,少有人知道的是,在這之前,他已經沉寂了多年。

1967年出生的江濤是青島人,父母都是工人,19歲的時候,他接替了父親的工作,成為「工二代」。

歌手江濤:紅了不忘本,把改嫁的母親接回家,對待妻子始終如初戀

當時江濤在濟南鐵路上工作,作為學徒,一個月24塊錢,每天的工作是記運輸貨車上的數字。

工作之餘,江濤為練聲,每天給工友們開免費演唱會,攢到一些錢後,他報了培訓班,跟專業老師學彈吉他。

江濤沒想到,這圓夢的路上,還遇到了屬於自己的那段緣分。

當時快過年了,那天吉他老師突然打電話來,對江濤說,晚上來家裡吃飯,順便看看你最近吉他學得怎麼樣了?

師命哪有不從的道理?江濤一下班,簡單收拾下自己,就直奔老師家。

一進門,發現家裡比往常多了個女孩,老師對江濤說:「這是你師娘的侄女,跟你年紀差不多大,你倆認識認識。」

老師話音剛落,江濤正準備打招呼,沒想到女孩站了起來,落落大方主動介紹自己說:「你好,我叫萬小牧。」

歌手江濤:紅了不忘本,把改嫁的母親接回家,對待妻子始終如初戀

江濤這才注意打量眼前這個姑娘,她圓圓的臉,眼睛彎彎的,穿著白色高領毛衣,還有當時並不太多見的時髦藍色牛仔褲。

簡單寒暄過後,在老師家裡吃了飯,兩人就算認識了。自這之後,萬小牧也常來姑父家裡學吉他。

江濤和萬小牧開始熟悉起來,兩個年輕人,彼此有意,只不過都有點害羞,關係沒有進一步說破。

直到那天晚上,從老師家裡吃完飯出來,天色已晚,江濤提出要送萬小牧回家,萬小牧沒有拒絕。

歌手江濤:紅了不忘本,把改嫁的母親接回家,對待妻子始終如初戀

兩人一前一後走在路上,腳下的積雪咯吱咯吱響,像兩個年輕人此時的心跳。

走著走著,江濤突然鼓起勇氣,牽住了萬小牧的手,萬小牧也沒有拒絕。此時一切語言都顯得多餘,兩個年輕人緊緊握住彼此的手,臉上紅得發燙。

終於捅破了這層窗戶紙,兩個年輕人開始了戀愛,江濤沒想到,阻力就在眼前。

02

萬小牧的曾祖父,是青島當地有名的鹽商,她父親是一名飛行員。自然,家境十分優渥,一家住在依山而建的「萬家樓」別墅。

江濤再看看自己,從小父母離異,他和姐姐跟著父親生活。為了自己能有個「鐵飯碗」,父親提前六年退了休,將這工作移交給了自己。

一對比,江濤自慚形穢起來,兩家門不當戶不對,他預感著,這門親事怕是要泡湯了。

歌手江濤:紅了不忘本,把改嫁的母親接回家,對待妻子始終如初戀

果不其然,父母很反對萬小牧找這個家境貧寒的「工二代」,甚至為了打消女兒的念頭,開始給萬小牧介紹各種官二代,什麼商業局長的兒子,外貿局長的兒子等。

父母也低估了女兒的堅持,萬小牧鐵了心,就喜歡江濤這樣性格開朗又踏實肯乾的小伙子,相親介紹的那些人,都入不了她的眼。

見女兒如此堅持,父母只好隨了女兒的意,臨了只說了一句話,「跟著他吃苦,以後可不要後悔。」

萬小牧心裡說,「吃苦我也願意」。

歌手江濤:紅了不忘本,把改嫁的母親接回家,對待妻子始終如初戀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