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說家裡財產都是弟弟的,小伙拍案而起:憑什麼,我不同意

2021-12-24     昀澤

人這一生會遇到許許多多奇怪的人,不管是什麼人,我們都應該要非常的警惕,畢竟有的人很可能會讓你的三觀出現一點點動盪。我要說的這個人其實是我的髮小,真名不便透露,就叫他李大財吧。

姑娘說家裡財產都是弟弟的,小伙拍案而起:憑什麼,我不同意

雖然是髮小,但我們的交情並不是很深,只是從小的時候就認識,然後兩個人平時也很少說話,因為他太會算計人了,跟他走近了,吃虧的總是自己,我們身邊的很多人都不願意跟他一塊兒玩,大人們也會叫我們少跟他去接觸。後來,我到一家工廠里做事,正好他也在,而且,我們還是坐對面。雖然沒交情,但畢竟是個熟人,互相間總要聊點什麼,聊著聊著,他就聊到找女朋友的事了。

李大財的先天條件其實還是不錯的,首先,他父母身體健康,而且都是有退休工資的,然後,他自己長得也一表人才,高高瘦瘦的,也不是很醜,我相信這樣的條件還是可以找到一個很好的女朋友的。所以不管什麼時候,都是看臉的時代,但他說自己談過十幾個女朋友,這讓我覺得有點不可信,後來才知道,敢情,他把追求姑娘的次數也算進去了。

通常來說,婚姻有三個前奏,一是好感,二是戀愛,三是結婚,而他總是止步於第二點,甚至連第二點都沒達到就夭折了。用他的話來說,那是因為姑娘們太現實了。在很多時候,他總是把生活上面的一些過錯全部歸結於女人。

姑娘說家裡財產都是弟弟的,小伙拍案而起:憑什麼,我不同意

就好像他不久前分手的那個女朋友,約會了兩次,他問她:「如果我們結婚,你家裡會給多少嫁妝呢?」女方說:「不是應該你先說彩禮有多少嗎?」他說:「我家裡沒什麼錢,要不,我就寫個白條,數字隨意,你就當是收到了行不?」女方怒罵道:「你有病吧,病得不輕吧!」

他顯得很委屈,說:「你看,現在的姑娘真現實。就好比我寫了那白條,然後上面寫了二十萬,只要我們不說,誰會知道真假,而她也有面子,這麼簡單的事她都想不通。」我說:「可問題是你打白條,卻想別人帶嫁妝過來呀。」他理直氣壯地說:「那能相提並論嗎,我打白條是因為我沒什麼錢,而她不同,她有錢呀。她家裡是做生意的,有那麼多錢當然要給她當嫁妝。」

他說這話的口氣好像是我窮,所以你得給我錢這樣的邏輯,那麼的理所當然。我見過很多人,但除了他之外,從沒見過一個人能把這事說得如此坦然。所以我覺得他這樣的思想,找到一個很好的人還是要看自己是什麼樣的人的,畢竟感情是兩個人相互的,因為兩個人都要為對方著想,站在對方的角度上面去找問題,然後兩個人才會長久,面對他這樣的人,我覺得一輩子找不到媳婦都是活該的,全部都是他自找的。

姑娘說家裡財產都是弟弟的,小伙拍案而起:憑什麼,我不同意

小城小,很多都是熟人,要不就是熟人的熟人,有時一說起誰誰誰,都說哦他呀,我認識。我有一次跟朋友聚會,有人就說到了李大財。

李大財最近在追求這位朋友的一個表妹。說起來,李大財已經三十多了,而表妹才二十歲,而且家裡開飯店的,很有錢,根本沒想到他會追求自己,所以並沒拒絕跟他來往,來往數次後,她意識到他的想法了,覺得很不可思議,在她看來,他已經是大叔級的人物,跟自己隔了好幾條代溝呢。

如果是一般女孩子,大概就是直接拒絕了,但這個表妹有點古靈精怪的,還是跟他繼續交往。

有一次,李大財說起了結婚,問:「如果我們結婚,你家那麼有錢,應該有不少嫁妝的吧?」表妹說:「不會很少,一兩萬大概是有的吧。」李大財一愣,說:「你家那麼有錢,怎麼才一兩萬?」表妹說:「我父母喜歡我弟弟,說以後家產都是他的。」他拍案而起,怒道:「憑什麼?我不同意!」表妹大笑,說:「我家的財產似乎還用不著你來支配吧?」

姑娘說家裡財產都是弟弟的,小伙拍案而起:憑什麼,我不同意

然後,當然就沒有然後了。朋友說起這事時,毫無意外地惹來在座之人的哄堂大笑。朋友說,這已經是他的保留節目了,不管什麼場合說起這笑話,都能惹來別人發笑。

而上班的時候,李大財卻對我說:「真不知道現在的姑娘是怎麼想的,父母重男輕女也就罷了,她們自己還不知道覺醒反抗,真是悲哀。」然後,他跟我說起與那位表妹交往的過程,最後斷言說:「現在哪還有什麼愛情,好女人只能從書里找了。」我想到酒桌上朋友說的他的事,忍不住地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