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女兒低嫁,我冷落女婿五年:寧肯接受女兒的平庸,也不扶持女婿

2021-12-25     言諾

因女兒低嫁,我冷落女婿五年:寧肯接受女兒的平庸,也不扶持女婿

前兩天,我身體不適,被迫在家休息了一段時間,女兒一家來探望我的時候,女婿突然表示,眼看我再過一個多月就58歲,應該要多注重身體,生意上的事,完全不必再親自打理。

我看了看一旁的女兒,她心不在焉,只顧著逗外孫,於是我笑了笑,回復女婿,趁著身體還可以,我想再堅持兩年,也能給他們多賺一些生活費。

見女兒沒有幫腔,只說了句「爸拼慣了,哪像我們那麼愛享受,你就別再操那麼多心了」,女婿只好欲言又止。

那天,待他們走後,老伴兒問我,女婿明顯是想「參與」我的生意,為什麼不幫一幫他?幫他就是間接幫了閨女。

我告訴老伴兒,如果咱們的女兒有拼勁兒,女婿和她的差距有些大,那麼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幫女婿,因為兩個人不在同一頻率,時間長了,他們的婚姻一定會有些矛盾;可咱們的女兒已經習慣了衣來伸手,沒有任何的事業心,她當下和女婿也是半斤對八兩,我何必非要拉開他們倆的距離?

老伴兒依舊不理解,同時也覺得我說話不大中聽,「閨女和女婿能一樣嗎?閨女從小到大是什麼環境,女婿又是什麼環境?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閨女都結婚了五年,你對女婿還是那麼冷淡,你就不怕女婿一氣之下再和閨女鬧脾氣?能幫就幫唄,就當為了咱閨女!」

我笑了笑,不再解釋。

我的這個老伴兒,和女兒一樣,一直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她哪裡會知道人心難測?女兒結婚這五年,我是「冷落」了女婿五年,但不是不想幫女婿,而是我有自己的想法:女兒一直這麼平庸,女婿有自己的野心,但沒有能力,如果某一天靠我的幫助,女婿「發達」了,他還能一如既往地對我女兒嗎?

這真是一個未知數。

因女兒低嫁,我冷落女婿五年:寧肯接受女兒的平庸,也不扶持女婿

說起來,我也不是不信任女婿,而是他根本就沒有讓我「高看」的能力。

我女兒是低嫁,獨生女,我們家不說是大富大貴,但在這座二線城市過得完全可以,女婿就不同了,他出身農村,還有一個姐姐和弟弟。

當初我女兒非要和他結婚時,我真是強烈反對,我那時告訴她,她只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不知道婚姻的意義,又給她講了很多「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甚至以「她要嫁窮小子,那以後家產就全部捐出去」「威脅」她,然而,女兒怎麼都聽不進去,她說了一句讓我當場啞口無言的話:

「爸爸,您可別忘了,您當年也是窮小子,也和我媽不般配,可現在不依然對我媽全心全意嗎?而且,姥姥、姥爺一直對您也很不錯啊!您自己都這樣走了過來,怎麼還看不起和您一樣出身的人了呢?」

我無力反駁,最終只好點頭同意。女兒說的確是實情,我也是來自偏遠農村的窮男人,老伴兒那時也是看上了我的「憨厚老實、努力上進」,才執意要和我結婚。

只不過,我和女婿不同的是,我做了上門女婿,而我的女婿,因為我體諒女兒「別讓他太沒面子」,我對他從沒有過任何的要求,就連孩子,我也表示,不管女兒生幾個,都會隨著他的姓氏。

就這樣,女兒和女婿結婚,女婿只負責了他老家的簡單儀式,我家則提供了市區的一套130平的全款房,房產證上雖是我老伴兒的名字,但我們提前給女婿說過,接著又給他們配了一輛中檔車,車子則寫了女兒的名字。除此之外,我還表示,以後每月會給女兒轉一萬塊零花錢。

因女兒低嫁,我冷落女婿五年:寧肯接受女兒的平庸,也不扶持女婿

女兒婚後半年,女婿讓她做說客,說是按部就班的工作,工資太低,趁著年輕,還不如創業、自己干一番。

實話講,我當時既意外又有點驚喜:女婿果真像女兒說的那樣,有一顆努力、上進的心?如果他真能靠自己拼出一點成績,那我不但對他另眼相看,而且肯定會扶持他。

於是,在女兒的勸說下,我在市中心幫女婿租了一個房子,費用大多也是我承擔,在確定了他打算做哪方面業務後,我又介紹了兩三個相關的熟人給他認識。

我想的是既然女婿已經和女兒結了婚,他又有拼搏的勁兒,即便我心裡對他再有顧慮,我也要多少幫一把,絕不能讓女兒太為難,不求女婿能發多大的財,至少他能養好和我女兒的家。

然而,終究是我太過樂觀,女婿所謂的公司,一直沒有大的起色,就連我介紹的老夥計也曾委婉和我說,女婿脾氣倔、有點眼高手低,恐怕是做不下去。

果真如此,女婿的公司勉強開了兩年半,期間,不但沒有掙下多少錢,反而還搭進去我幾十萬。

或許,是覺得自己不是創業的料子,也或許,是那時有了外孫,女婿不敢再輕易折騰,公司破產以後,他又回到私企上了班。

這之後,我本以為女婿會安心工作、一步一步的走,因為我和老伴兒當時給外孫請了保姆,只要有時間,老伴兒還會去女兒家幫忙,同時,我還把每月給女兒的錢由一萬變成了兩萬,有了我們的「支持」,女兒和女婿也沒有後顧之憂,他們就只管踏踏實實地工作。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