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自由我媽給你了,想復婚沒門,這個家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

2021-12-30     言諾

「你要自由我媽給你了,想復婚沒門,這個家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

「你要自由我媽給你了,想復婚沒門,這個家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

「你要自由我媽給你了,想復婚沒門,這個家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

01

劉輝這些日子總是受到父親的叨擾,父親給他打電話他都不想接,他知道父親找他什麼事,肯定是想讓他幫忙跟他媽求求情,讓他回家吧。

回家?真是可笑,當初是誰死活要離婚要自由的。

劉輝的父親是鳳凰男,興許是出身不好,成長的過程中總是被否定的多,他性格比較要強,也很固執。明明就是他自己高攀了,結果他還覺得自己能得不行。劉輝的媽媽家世很好,還是家裡最小的孩子,從小就沒吃過什麼苦。他們倆結婚,可謂是門不當戶不對,可是誰讓劉輝爸會騙呢?長著一好嘴,會把人說得天花亂墜。

嫁給一個能吃苦的男人,你就能過得好了嗎?你也得看他疼不疼你,是不是真的愛你。真愛你是一回事,可若是忽悠你,那你婚後可有的受了。

劉輝媽就是被忽悠、被騙來的。

劉輝爸當年創業的啟動資金,還是劉輝媽找娘家借的,你敢想嗎?1985年的5000塊錢,那時候的錢多值錢啊。娘家心疼自己閨女,把錢借了出去,劉輝爸也確實靠著這5000塊錢發家了,畢竟在八九十年代,那時候但凡是「下海經商」都會賺錢。有的人會感激幫助過自己的人,但也有的人一有錢就飄了,劉輝爸屬於後者。

有錢了,也忘記了是誰給的啟動資金,更忘記了是誰陪著自己一路吃苦走過來的。

在劉輝上初中的時候,他爸就出了一次軌,劉輝的舅舅心疼自己妹妹,過來主持公道,還說,「你要是想離婚就離,別怕」。話雖如此,但是劉輝媽還是覺得劉輝太小了,顧及到孩子,硬是讓自己原諒了。

劉輝爸寫了保證書,說自己絕對不會再犯。呵呵,寫保證書約束自己的男人,往往都會有下一次。後來劉輝爸又接連兩次出軌。一次又一次原諒,本以為人老了,也就會懂事一些,可是誰知劉輝爸都50歲了,還是很風流。

「你要自由我媽給你了,想復婚沒門,這個家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

劉輝爸嘴很毒,只要一喝起酒來,罵人就不管不顧,什麼難聽的話都往外說。這以前的時候是劉輝年紀太小了,眼看著自己媽媽受欺負,他無力保護;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已經20多歲了,難不成還任由父親欺負他母親不成?

劉輝爸50歲那一年,在劉輝的見證下,讓他們離婚了,劉輝媽總算是脫離了苦海。劉輝爸出軌不說,還酒後罵人打人,劉輝實在是忍不下了,直接上手就打了回去,「你要是敢再動我媽,我見你一次打一次,別看你是我爸,我也不饒你。你是我老子又如何?你做的是老子做的事嗎?你覺得我服你嗎?你不是一直跟我媽要自由嗎?我媽給你,你們趕緊離婚。」

就這樣,劉輝爸要自由,離婚後跟外面的女人在一起了。

又過了好幾年,那個女的看跟著他沒什麼好處,也就主動離開了劉輝他爸。那個女人離開之後,劉輝爸覺得自己很孤獨,他又想回到那個家來,所以這些日子總是纏著劉輝。劉輝不想母親犯難,直接給攔了回去:

「你要自由我媽給你了,想復婚沒門,這個家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

他才不想爸媽復婚呢?他媽媽離婚這幾年,跟著他過,日子過得別提多舒服了。沒有了糟心的父親,劉輝跟他母親的生活好過多了,現在他母親心態很好,也處了很多朋友。好不容易脫離了苦海,難不成還要回到之前的破敗生活里去嗎?

劉輝後來也問過母親的意見,母親說:「我被你爸傷了太多回了,離婚的時候我也以為我會過得很慘,但是因為有你,我感覺自己重生了。現在我已經不需要婚姻了,更不需要你的父親。我更享受現在的生活,即便是我不跟你生活在一起,我也不會跟他復婚的。」

劉輝說,「媽,我懂」。

能不懂嗎?以前的日子他知道自己媽媽是怎麼苦過來的,劉輝孝順,他是絕對不會讓母親回到以前的生活中的。至於父親,劉輝會給他吃喝,他要是生病他也會照顧,但是甭想綁架他媽媽,這個家已經沒有他的位置了,從他決意離婚的那一刻起,他們那個家已經把他驅逐出去了。

「你要自由我媽給你了,想復婚沒門,這個家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

02

曾一個讀者問我:「人到中年離婚的夫妻,究竟是誰虧了?」

我給他的答案是,誰錯,誰虧了。

一段婚姻的破敗,要看錯在誰。如果是因為男人錯而離婚,那麼是男人虧了;如果是因為女人的錯更大一些而離婚,那麼是女人虧了。

好不容易結了婚,有孩子有房子,一切都塵埃落定,結果呢,一到中年離婚,一切又被打回原形。

誰的過錯更大一些,誰就虧了,多年以後,他也會後悔莫及。

人到中年,好好審視自己所擁有的,別折騰自己,否則也只會把自己所擁有的一一丟棄,傷害了對自己最為重要的人。

或許在一些人眼裡,他們會覺得,人到中年的夫妻離婚,女人吃的虧更大一些。真是這樣嗎?

我想說,還真不是。一些人覺得人到中年的女人離了婚,就不值錢了,也很難再結婚。但是我想說,我們這一輩子都是靠自己活,沒有誰可以靠他人過一輩子。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