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部電影布局:出版商不斷拼搏,院線在努力抖音

2022-09-24     影墨

第十一部電影布局:出版商不斷拼搏,院線在努力抖音 原標題:第十一部電影布局:出版商不斷拼搏,院線在努力抖音

作者|薛野楓林

「第十一部電影什麼時候定檔?這件事我們都想知道,但打聽了一圈,沒人能告訴我。」

「這六個月來,新加入的交換日程信息的微信群開始增加了。但是,如果你每天刷一下,你會發現知道信息的人不說,出來的人喊叫也不知道。」

「往年這個時候,應該拿出來的物資都已經鋪好了,今年,除了《長空之王》,你還看到別的家嗎?」

(這張照片是一周前在慈雲寺拍攝的,耀來影城)

進入9月,各院線的行業交流群里,都充滿了類似的疑問和恐慌。隨著日曆的推移,越接近九月底,這些討論的頻率就越高,劇院管理人員的焦慮是顯而易見的。

暑期檔期從7月開始,很多電影選擇突然定檔期。從《小黃人大眼萌:神偷奶爸前傳》,到後來的《新神榜:楊戩》和《獨行月球》,定稿到發布的時間間隔不超過兩周。現在,十一檔也即將空投。今天,官方宣布,鋪設材料和offer必須在一周內完成,草根影院無疑是應接不暇。

近日,河豚影視檔案館採訪了多位電影發行公司利益相關者和基層影院管理者,希望從他們口中得到處理空降檔案的具體策略。交流後,府谷君發現,無論是發行公司還是院線,面對宣傳期的極度壓縮,都沒有實施針對性的策略。

就像早前各院線抱怨的那樣,十一檔電影不是一天定下來的,草根院線很難宣傳這個大時代。包括最簡單的地面推送素材、視頻信息等,有些影院已經很久沒有更換過了。

2022年各院線業績一落千丈,希望能用十一檔實現回血。如今,即使每部電影都成功入檔,能否重現去年十一檔43.88億元的票房成績,仍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

分銷公司不同。他們已經知道第十一檔會上映哪些電影。主流發行公司將留出大約兩周時間與影院競爭排片。如果到9月中旬他們還不能解決,他們會找另一部電影來代替它。

所以,在十一檔還沒正式公布的時候,排片戰就已經如火如荼。官方公告對分銷公司來說並不那麼重要。不同的是宣傳資料上是否有具體時間。

不管極限設置多麼緊張,十一檔都來了。觀眾需要好電影來豐富他們的文化生活,發行公司和製片廠需要大電影銷量來拯救市場。現在,一切都取決於市場來判斷。

發行公司早有準備,爭片仍是核心戰

為什麼直到今天,第十一部電影才這麼晚?

消息人士向府谷軍透露,十一檔是今年特別重大的檔期,主管部門高度重視,慎重設定檔期在情理之中。同時,今年十一年級的很多主旋律作品都不是主管部門牽頭的作品,所以審稿速度遠不如往年十一年級的一些作品。

第十一部電影布局:出版商不斷拼搏,院線在努力抖音

展開全文

這些因素交織在一起,導致第十一次官宣延遲。

十一部電影的發行格局經歷了幾次重大衝擊。《萬里歸途》、《長空之王》和《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5:我的外星朋友》總是在那裡。《無名》、《中國桌球》和《深海》原本是其他三顆種子,但經過漫長的後期修改,無法趕上11檔,他們的位置被《平凡英雄》和《鋼鐵意志》所取代。再加上10月1日之後上映的幾部青少年電影,形成了今年第十一檔的發行格局。

在影院和業內,我們仍然專注於《萬里歸途》、《長空之王》、《平凡英雄》、《鋼鐵意志》和《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5》。聯瑞、阿里、博納、遼寧北碚、貓眼這五部電影背後的發行商,在片子安排上,勢必會有一場較量。

一般來說,發行公司會在大日子前為自己預留半個月到一個月的準備期。在此期間,各家公司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競爭對手是誰。了解後,需要準備各種活動配合發行,溝通院線與基層院線的合作。

在這個籌備期,發行方的預算主要投入到了預映期,與影院溝通的時間基本在2周左右。因此,即使今年所有影片都定檔,發行方的工作也不會受到影響。《萬里歸途》和《長空之王》兩部電影也具有一定的先發優勢,並且已經按照各自的節奏發布了預告材料。

隨著限價的普及,發行公司也逐漸將公告放到網上。工作室的實物材料成本比例逐漸降低到20萬-30萬元。不過,演員陣容強大,對商業片的大規模投入也將達到百萬線下素材,但大部分電影更傾向於將資金投入到電子素材上,可以隨時修改。

5家發行公司中,阿里、博納、貓眼都有非常豐富的11部電影發行經驗。可以說,近幾年的十一部大熱電影,基本都逃不過這三家公司。在聯瑞的歷史上,只有《一點就到家》進入了第十一階段,但《萬里歸途》的熱度卻是幾部電影中最高的。在如此激烈的競爭下,各家公司的分銷策略顯得尤為重要。

(圖片來源來自一點點家官方微博)

「往年我們很早就能接觸到博納的電影,他們的上映一直是最有信心的。在今年這種特殊的情況下,博納能夠迅速退出《無名》,讓《平凡英雄》頂上,它仍然非常強大,」資深電影發行商Yeti說。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