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3年,和男友再次遇見,看見他的腹肌後,我總是莫名地衝動

2022-01-08     緣分     8977

【本文節選自《不能沒有你的 20 歲》,作者:大魚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分手3年,和男友再次遇見,看見他的腹肌後,我總是莫名地衝動

1

搬進新小區發現前男友住樓下是怎樣的體驗?

是尷尬他媽媽給尷尬開門,尷尬到家了。

原地飛升、原地去世,已經不足以形容我現在的心情。

我腳趾不安地摳來摳去,這時卻聽到一溫和低沉的男音從背後響起:「你腳趾抽筋了?」

我翹起的大拇指不尷不尬地僵在半空。

噗,早知道今天不穿涼拖!

「我腳底癢,不行?」

那人:「哦。」

哦?

我咬牙,真是瘋了才會去搭理他。

站在我身後的男人身材高挑,一雙眉濃黑凌厲宛若刀刻,他雙眸灼灼比太陽還要明亮耀眼,凝視人時會讓人生出溫柔痴情的錯覺。他嘴角微翹,帶著一絲傲慢的弧度。

花襯衫、短褲衩,把他身上的玩世不恭襯托得淋漓盡致。

這隻騷包的花蝴蝶名叫池錦川,是我前男友。三年前我們分開時,鬧得很不愉快。

也不知是誰先開的頭,我們最後一場爭執變成了——「你手上那塊表是去年七夕那天我送你的,還給我!」

「你戴的項鍊是我一周年紀念買的,摘了,礙眼!」

「你身上那件毛衣是我織的!」

「你裡面那件內衣是我買的!」

跟兩個二傻子似的。

現在想想還真是有些搞笑,把所有東西還回去,就真的可以兩清嗎?

電梯門打開,池錦川漠然地邁著步子向前,他狀似漫不經心地往我肩頭一撞,臨了還不忘一腳踹翻我放在地上的行李箱。

我:「……」

「池錦川你有沒有……」

毒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他就賤笑著打斷我說:「彆氣,你一氣就像只河豚。」

我恨得牙痒痒,如果可以我真想一口咬斷池錦川的脖頸,然後把他摁在地上,讓他見識見識什麼叫做摩擦起火。

過了三年,這個男人還是和從前一樣的小肚雞腸、錙銖必較。

明明已經是奔三的老男人,卻依然不能夠學著健康發育。

夏日的夜晚炎熱而難挨,就連風也像是被火烤過一般。

收拾了一整天,我全身酸痛地癱在床上,看著白到刺目的天花板,不知怎麼就突然想到樓下住的那隻花蝴蝶。

怎麼會又遇見了池錦川呢?

從分手那天刪掉所有聯繫方式,再屏蔽有關他的所有消息,算起來距今也有整整三年不曾遇見過。

我回想起早上遇到池錦川時的情景。

看他的狀態,似乎過得很好,只是脾氣還是和以前一樣臭。

我懊惱地拍拍臉:柳如橙你清醒一點,你們三年前就完犢子了,不准想、不准想……

然而腦子清空沒半秒,我耳邊就有個揮著翅膀滿肚子黃色的小人悄悄說:「池錦川今天襯衣最下面的紐扣沒扣哎。」

「你看見他的腹肌了嗎?」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