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那年,我被一個老畜生玷污了,他弄大了我的肚子對我不管不顧

2022-01-08     緣分     23024

【本文節選自《她們從未放棄》,作者:耐看的小阿姨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18歲那年,我被一個老畜生玷污了,他弄大了我的肚子對我不管不顧

「小姑娘,你上過大學,念過這麼多書……」陽光透過牢房的鐵欄杆,斑駁地落在劉玫藍白色的囚服上。

「能不能告訴我,在太陽底下走著的……」她一直耷拉著眼眶,灰色的瞳孔死氣沉沉地凝望著我,「究竟是人是鬼?」

1

我剛進雜誌社的時候,有一期關於囚犯的追訪專欄,所有記者都可以挑一個案件進行追訪。

而我選中了二十年前發生在永安村的縱火案。

主犯叫劉玫,故意縱火燒了福利院,致三人死亡,按照量刑標準,應該判死刑的,最後卻被判了無期。

因為她是個精神病患者。

我把提案交上去的時候,帶我的前輩宋勻十分反對。

「二十年前的案子,價值不高。」

宋勻一口否決了我的提案,我卻不肯罷休,反覆和他爭取。

爭執不下時,我拿出了二十年前縱火案的影印報道。

宋勻粗略地掃了一眼,神情流露出了對報道內容的不認可。

報道版面很小,通篇只簡單闡述了事情發生的經過,並未對事件背後的真相進行任何剖析。

從任何角度來看,這都是一篇不夠完善的報道。

報道的署名一欄,壓抑的黑框標註著記者的名字,證明這個記者,在報道發出之前,已經離開了人世。

事實上,這位在提交稿件不久之後,就意外身故的記者,是我的母親。

這篇二十年後無人問津的報道,對我而言卻像是一把橫亘在心頭的刺。

我弄不明白,作為資深新聞工作者的母親,面對當時轟動一時的縱火案,為什麼會交出這樣一篇及格線以下的報道。

我向宋勻坦白了自己的私心。

「無論如何,我都想完善母親生前的最後報道。」

提案通過的第二天,我登上了去永安村的火車。永安村地處偏遠,離最近的鎮上有一百多公里,交通落後閉塞,總共十幾戶人家,也沒有什麼旅館旅社。

好在老村長人還不錯,聽聞我是來做採訪的,願意留我住宿。

「聽說是福利院起火,死了院長和兩個做下手的年輕人?」

老村長坐在門檻上,聽我問起劉玫的縱火案,只是挑起菸斗猛抽菸。

大概坐了有半個小時,他抖了抖身上掉的菸灰,回了屋裡,「等天明了,你去問別人吧。」

「他當然不好意思說了!那燒死的院長劉祖望就是他小舅子!」老大娘在洗衣服,一邊洗一邊罵罵咧咧,「要我看,劉玫那傻子燒得好!就該活活燒死那黑心腸的老畜生!」

「你這婆娘,又擱外頭瞎說什麼呢。」

「那老畜生怎麼對她的?」老大娘把衣服甩到盆里,「換成是我,燒死他都算便宜他了!」

「要你別瞎說!」

對話以最後大娘被男人拉進屋裡,無疾而終,我再去別處打聽,有不想惹上麻煩事兒的,有想說又羞於啟齒的,問了一通,竟然什麼都沒打聽出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