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年出差300天,知道我和別人床笫之歡後,他拿刀刺了那男人

2022-01-09     緣分     4983

秦小漢馬上給我打了電話,連打了三次,我沒接,我沒力氣說話了。

半小時後,秦小漢找我了。他一進門,看見我胳膊戴著黑色袖套,非常緊張地問我怎麼了,我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是傷心大哭。我重複著說「太突然了,我接受不了,她這麼年輕,怎麼就這麼突然地走了。」

秦小漢突然緊緊抱著我,用唇親吻我的眼淚,拚命地要用他的溫度把我融化。很快,他的熱吻從我的眼眼移到嘴唇,他的雙手緊跟了過來,嫻熟地纏繞和撫摸,我一下就找到了心痛的出口,被冷落的靈魂碰到了最灼熱的迎合,我用盡全力抱緊了他,在他灼熱的唇間和溫柔的呢喃間,我纏綿也徹底淪陷。

第一次和秦小漢有了床笫之歡,我內疚了好幾天,覺得對不起張志。好幾次想和張志聊聊。我不確定有沒有勇氣坦白一切,但我就是想和他好好聊聊天,說說話,說說我的孤獨和寂寞。

可惜,他要麼在開會,要麼在做方案,要麼在訓下屬。我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每晚,除了女兒偶爾幾句夢話和牆上電子鐘低低地走針,讓我覺得這屋子還有生機,餘下的,都是我孤獨的嘆息和孤單的眼淚。

我就是那個被張志遺忘的角落,是放在家裡的一個擺件,曾經如火的愛情早已不見了蹤影,別說正常的夫妻生活,就連最簡單的溝通,聊聊家常,都是奢求。偶爾的一次電話,最多說幾句女兒的情況。我完全感受不到張志心裡有我,沒有關注,沒有在乎,稀淡如水的感情,像稀薄的空氣讓人窒息。漸漸地,對他的內疚我釋懷了,我和秦小漢的幽會越來越頻繁。

這樣持續一年,我終於忍不住了,我不想繼續這樣一邊扮演著賢妻良母,一邊偷偷幽會,我想離婚和秦小漢在一起,我要和張志攤牌。

02

雖然我只簡單說了我和秦小漢的事,雖然我隱瞞了所有細節,但看得出來,張志很痛,他像一頭受傷的獅子,憤怒而震驚,他始終瞪著我的眼睛,後來一直咬著牙,沉默,一句話也沒說。

回不去的,不只有時間,還有留在時間裡的痛和愛。

我高中畢業認識張志,他是我的初戀。我們是快餐店的同事。張志雖然高中畢業,但非常好學。只要有一點空,他就背英語單詞書,看《老友記》學英語。

我們戀愛談了五年,這中間的甜蜜,像極了瓊瑤小說中的愛情。

有一年情人節,張志把我帶到他的出租房,讓我閉上眼睛,說要送我驚喜。等我睜開眼,燈黑著,我坐在一圈紅燭擺成的心形中間,搖曳的燭光中,我像童話里的公主被光環圍繞。用紙箱和木板拼成的一個簡易桌子上,放著紅酒、玫瑰花,燃燒著紅燭的銀燭台,米黃色的燭光里滿是愛的香甜,張志眼睛裡閃著光,他大聲說:曉悅,我愛你,這輩子,我只愛你一個人。我會對你好一輩子。

老公一年出差300天,知道我和別人床笫之歡後,他拿刀刺了那男人

張志在我生日送我一千隻千紙鶴,他說這千紙鶴他足足折了兩個月。還有一次我腸胃炎住院,他送我一瓶幸運星,彩紙做成的幸運星散落在透明玻璃瓶里,太陽照進來,五彩斑斕的光,亮晶晶的。女人擅長的手工變成了男人精心製作的禮物,那份情和浪漫,足以讓每個初戀的女孩刻在心裡一輩子。

我二十三歲的時候,張志說想結婚,我很甜蜜,我在心裡期待穿上婚紗的樣子,已經好久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