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回家,發現媽媽和一個男人在沙發上,褲子退到腿的一半

2022-01-10     緣分     17610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豬小遣,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臨時回家,發現媽媽和一個男人在沙發上,褲子退到腿的一半

01

我爸說,你要是嫁到蘇州,我想你了可咋整呀?

那是2015年春節。

我和我爸第一次提了和董澤結婚的事。

他是我的大學同學,家在蘇州。我們一起在南京讀的大學。

大四的寒假,面臨擇業定居的選擇。

我家在山東的一個小村子,各方面肯定都不如董澤,最優解當然是跟著他去蘇州。

我說,等我穩定了,買個小房子接你來住。

我爸就笑著捏我鼻子,說,從小就你嘴甜,小嘴抹蜜似的。

02

我家三個孩子,我是老二。

上面一個姐姐,下面一個弟弟。

我姐1988年生的。我1990年。我弟1993年。

正是計劃生育最嚴格的那幾年,我爸媽並不想生。

但爺爺奶奶重男輕女,為了要個男孩,借了好多外債交罰款。

小時候家裡很窮,我們姐弟三個都沒穿過新衣服,全是撿別人家的。

我媽是很溫柔的人,說話都不會大聲。我爸性格很老實,幹活是一把好手。

在家養雞養豬,後來開了個榨油的小油坊,收入多起來。

到了我上小學,我家債都還清了。

本來一家人和和美美,奔小康了。

可是有一天,我上學忘了帶作業,被老師罰,讓我回去取作業。

而我一進門,就發現家裡除了我媽,還有另一個男人。

03

那個男人是村裡的一個小幹部。

我撞見的時候,他褲子剛提了一半,我媽臉色全白了。

我都四年級了。那場面一看見就明白是什麼情況。當時心裡怕極了,轉身就往外跑。

那個男人褲子絆著腿就急了,撿起手邊的小凳子,向我砸過來。

凳子是木頭的,正好砸在我後背上。我一下摔倒了,額頭撞在了門框上,有血流下來。

我媽嚇壞了,背著我去了小診所,縫了兩針。至今額頭還有淺淺的疤痕。

回家的路上,我媽反反覆復和我說,不要告訴爸爸,就說是自己摔的。

晚上,我爸從油坊回來,問我怎麼弄的。

雖然我說是自己摔的,可眼睛忍不住瞟向我媽。

我爸老實,但不傻。凶了我兩句,我就說了實話。

04

那天,我爸和我媽大吵了一架,打了我媽兩巴掌。

我可能是嚇到了,晚上尿了床。

我和我姐睡在一個炕上。她起來幫我收拾,讓我自己擦一擦。

我出門就看見我媽一聲不響地坐在堂屋裡,沒開燈。

我嚇了一跳,輕聲喊她。她轉頭看我,臉上全是淚痕。

我也哭了,走過去拉她,說對不起。她卻一把將我推開了。

我跑回屋,不停地哭。我姐抱著我,安慰我說,沒事,媽是被爸打了,生氣呢。

說著說著,我倆就睡著了。

而我媽晚上喝農藥自殺了。

早晨發現的時候,人都涼透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