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斷片了,睡了男人奉獻了我的「初夜」,第二天起來「腿軟」

2022-01-21     緣分     21525

【本文節選自Z網文,作者:棠小糖,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喝斷片了,睡了男人奉獻了我的「初夜」,第二天起來「腿軟」

宿醉,腦袋快要炸開。

我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看到身邊躺了個弟弟。

我蹭的一下坐起來,弟弟人畜無害地遞給我一本《未成年保護法》。

嗚嗚嗚,活不成了……

1

平安夜下雪,跟我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又不過聖誕節。

可閨蜜死纏爛打非得把我拖出來。

乖乖,我站在零下十四度的街頭抖成狗。

還算她有良心,帶我去喝杯酒暖暖身子。

我們去了一個酒吧,氛圍挺好的,閨蜜看到了她的男神,就把我甩給剛認識的弟弟,臭沒良心地跑了。

弟弟長得眉清目秀,也不說話,看起來挺高冷的。

我拎著酒瓶子,翹著二郎腿,眯著眼睛靠在沙發上打量他。

「第一次吧?」

我發誓,這個第一次是指的來酒吧,瞧他那緊張樣兒就知道,平時沒來玩過。

「嗯。」弟弟點點頭,臉都紅了。

「一回生,二回熟,沒事兒。」

我咣咣咣喝了幾口啤酒,今天晚上沒吃晚飯,這點兒酒下肚感覺有點暈。

「你……是第幾次?」

弟弟抬頭看著我,他的眼睛長得不要太好看,細長上揚,等過幾年褪了這股子稚嫩勁兒,一定是個霸道總攻。

別問我為什麼這麼懂,我眼光一向准得很。

「那多了去了,過會兒姐姐帶你去長長見識。」我拍著胸口吹牛,本人的確來過幾次這裡,但都是跟同學朋友聚會的。

弟弟的臉更紅了,好像連耳朵尖兒都紅了。

我挺得意的,沒有男朋友過聖誕節,在小孩兒面前一點兒優越感也不錯。

我一邊喝酒,一邊罵閨蜜,這麼大冷的天把我弄出來,還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

左等右等也沒見人回來,不知不覺,竟然喝醉了。

之後的事情就不記得了,腦子一片空白,竟然喝斷片了。

酒店的雙人床上,我擁著被子縮在床角,弟弟抱著一本未成年人保護法。

我????

我嚇尿……

冤枉啊,我什麼都沒幹!

2

弟弟轉頭看我,唇角勾著一抹笑,「姐姐別怕,我是學法律的,我成年了。」

他把書放在床頭,笑得跟只小狐狸似的。

我????

鬆了口氣吧,至少不用進去了,怎麼感覺被這小子威脅了呢?

他湊過來,一張俊臉帶著幾分稚氣,但眼睛裡全是得逞的笑意,都快溢出來了。他身材不錯,難能可貴的還有胸肌,只是胸肌上有幾道抓痕,鮮紅的,一看就是新傷。

「姐姐原來是第一次啊。」

我好想再斷次片兒,直接進醫院那種。

我把被子拉高,整個人鑽了進去。

沒臉見人了,嗚嗚嗚……我是有多饑渴,竟然對這個小孩兒下手,還被恥笑,太氣人了。

「我叫沈書言。」

我躲在被子裡,腦袋快速運轉,決定繼續昨天晚上的路線,既然裝就裝到底。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