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媽不非要住主臥了,讓她住客房也行」「住廁所也不行」

2022-01-22     言諾     5097

這些種種思琪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她不傻,但想的是這個剛組建起來的家,她也儘量不去計較。

「老婆,我媽不非要住主臥了,讓她住客房也行」「住廁所也不行」

直到後來,婆婆的這一行為已經到了讓人忍無可忍,無須再忍的程度,徹底讓思琪大爆發

婆婆心疼女兒阿秀,也就是思琪的姑姐,在外租房子不容易,而且阿秀也快結婚了,為了讓親家高看阿秀,私自安排女兒搬進兒子的家裡住下,思琪以為只是臨時住一下所以就答應了。

後來,思祺的媽媽因病住院,她不放心,就在醫院陪護著,婆婆趁著思琪不在家便開始籌備起女兒的婚事,直接在家張燈結彩的操辦起來了,親姐姐的人生大事俊豪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天晚上思祺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拿東西,看著家裡張燈結彩的,瞬間爆發,一氣之下把所有喜字全部撕毀,把婆婆和阿秀的行李扔出門外,俊豪攔都攔不住,俊豪半帶哀求的對思琪說:「老婆,我媽不非要住主臥了,讓她住客房也行」,思琪非常氣氛的大聲說:「住廁所也不行」。

「老婆,我媽不非要住主臥了,讓她住客房也行」「住廁所也不行」

03

一個家庭是否和睦,往往婆媳關係起著決定性的因素,而和睦的婆媳關係都具備下面的兩個條件:

一:好的婆媳關係都懂得互敬。

一個家庭里,其實只能有一個女主人,也只能有一個話語權人,因為一山不容二虎,否則二虎必定相爭。生活中的一地雞毛論不得誰對誰錯,因為大家的目標都是為了這個家好,方式方法不一樣罷了。

思祺最開始就錯在角色定位上和單方面的尊重和忍讓了,當婆婆提出第一個無理要求時沒有及時制止,反倒縱容她不尊重,並繼續容忍謙讓。可尊重是相互的,無論男女老少,不論高低貴賤

在這個小家裡,其實真正的女主人應該是思祺,在她婆婆自己家裡,婆婆才是女主人,思祺的這個家,任何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應該是他們夫妻倆說了算,而婆婆的角色定位也是錯的,婆婆來到思祺家裡就是客人,而她反客為主,一步錯,步步錯,不互敬互助,導致思祺大爆發。

我們從一出生,就開始有了角色定位,有了角色定位就有了責任和義務。當我們是學生時,讀書學習就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當我們出入社會時,好好工作就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當我們結婚後,組建和維護家庭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

當組織相關的角色成員責任和義務相同時,那麼我們就要理智的區分人物關係,就像我們的稱呼一樣,叫自己的爸爸媽媽就是叫爸爸媽媽,叫老公的爸爸媽媽就是叫公公婆婆。

長輩永遠都是長輩,就得做到相應的尊重,就得客客氣氣的,言談舉止要有晚輩的作風,但不放縱。

做任何事情都要適可而止,何為適可而止?兒媳孝敬長輩,盡該盡的本分,點到為止;婆婆幫忙操持家務帶孩子,幫與不幫全看心意,履行基本義務就行,因為對小家的付出與責任是他們夫妻倆的分內事,婆婆做多了那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婆媳之間做到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各自的家庭,低調做人,高調做事,那這個家就安定了一半了。

「老婆,我媽不非要住主臥了,讓她住客房也行」「住廁所也不行」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