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放下才是解脫,參加心愛的人婚禮後,我被一個男人「幸福」了

2022-01-23     緣分     6476

【本文節選自《二十四番花信風》,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原來放下才是解脫,參加心愛的人婚禮後,我被一個男人「幸福」了

若是問 T 大的學生,請說一個學校的奇觀,那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學生會告訴你。在 T 大,有一個仿佛穿越而來的中文系老師。

這也許你聽不懂。

但等學生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打開 T 大地貼吧,點開高居第一位的帖子,你會看到一個面如冠玉、長身玉立,擅長修竹一般的男人。

或低頭,或抬眸,或轉身,或寫字……舉手投足皆是絕代君子之風,古典氣息透過螢幕撲面而來,仿佛穿越千年的歲月,那不過是畫中人罷了。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老師,生的是風華絕代,穿的卻是老氣橫秋的白色大汗衫、黑色棉麻長褲,腳踩一雙黑色的老北京布鞋。每天上課夾著書,手裡端著老式搪瓷茶杯,泡著青綠的茶葉,盛著淡黃的茶湯。

立秋:斗指西南。太陽黃經為 135°。從這一天起秋天開始,秋高氣爽,月明風清。此後,氣溫由最熱逐漸下降。

偶爾天氣好,還能看見他在學校里,騎著黑漆漆的老式自行車,吱呀吱呀地從你身邊過去。

饒是這樣的打扮,擱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那都是明晃晃一個大寫的「土」字。偏生他穿著,半分不覺得土,通身都是清透的文化氣息。

同辦公室的中文老師,戴著厚厚的瓶蓋似的眼鏡,長著一臉三十歲還堅挺存在的青春疙瘩痘,幽怨地瞅上一眼,感慨這個看臉的世界太過兇殘。

這位叫江浮舟的 T 大學中文系老師,便是 T 大最大的特色。驚為天人的臉,土得掉渣的審美,走在現代化、時尚化的校園裡,混跡在花花綠綠的年輕人中,顯然就是無法忽視的存在。

你說他是故意的,是做作,倒也不是。經由 T 大中文系女生搭訕後回稟,江老師說話從不文縐縐地憋腔調,和普通老師沒什麼區別,語速稍慢,語調輕雅有禮,講解耐心細緻。

有位曾經借男朋友之名搭訕過江老師的女生道,她曾經拿著手機淘寶去搭訕江老師,說男朋友生日快到了,想送件衣服給男朋友,請江老師代為參謀參謀。

結果江老師在看到那些很潮的衛衣後,露出了一臉嫌棄,然後非常正經地向女同學安利——中山裝其實還是不錯的。

女同學當即呆愣在地。

這些段子都掛在貼吧里,久而久之,那條帖子不斷地更新,變成了「江老師日常二三事」的專屬帖。只不過從來不逛貼吧、不玩手機的江老師,半分都不知道。每日依然我行我素,全然不知自己已經成了全校的吉祥物。

那麼再問,江老師單身嗎?

此問題一出,前方高能,湧來大批八卦女學生。

本報記者被擠成了肉餅。

傳說這位江老師是個痴情兒,說他一直當著喜歡的人的備胎,那頭生活得絢麗多彩,這頭江老師望穿秋水,等卿回頭。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