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得到就行」,他占有我,就像占有一個物件

2022-02-08     緣分     6578

【本文節選自知乎《桃色浪漫:在你心上種棵花》,作者:平生歡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沒關係,得到就行」,他占有我,就像占有一個物件

被求婚之後,我連夜跑了。

不是他不好,而是從他家四層別墅走出來後,我就下頭了。

1

體檢發現我脖子裡長了個東西。我害怕極了,我爸就是癌症去世的。

醫生說 B 超形態不好,得穿刺取樣,做活檢。

我立刻腿軟。護士質問我:「家屬呢?怎麼就你一個人。」

「我,一個人,可以的吧?」

「家屬必須來,得簽字。」護士不耐煩地用筆指了指貼在前台的告知單,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字。

活檢也算小手術,可能引發各種各樣的併發症,極端情況,可能會掛。

我給戊釋爾發信息:「今天我來醫院做檢查,需要家屬簽字。」

他沒有回我,他也不會回我。

唉。我簽上戊釋爾的名字。交給小護士,鎮定地騙她說:「我男朋友來了,正在樓下繳費。」

躺在手術床上的時候,心裡怕得要死。

我可以一個人搬家,一個人換燈泡,一個人修馬桶,一個人捅下水道,一個人處理蟑螂;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上下班,一個人看電影;夜裡一個人抱著被子,空著半邊床入睡。

可是我沒想到,我得一個人給自己簽手術同意書。萬一死了,還得遠在千里之外的親媽來給我收屍。

唉。

我是瘋了才會開始這樣毫無希望的異地戀。

戴上耳機,耳朵里流淌著戊釋爾的歌聲。

「你是我最重要的決定,我願意每天在你身邊甦醒。」

眼淚順著眼角不停地流。

2

晚上 10 點,戊釋爾發來信息。

「寶貝!」

那個時候我已經被高總拽到了飯局。

從手術台上爬下來,立刻去公司上班的我,正是社畜本畜。

看著戊釋爾發來的「寶貝」,我回了句:「我們分手吧。」

可惜這句話,在螢幕上,寫了又刪,刪了又寫,快有一百遍。

我不僅是社畜本畜,還是慫包本包。

高總從包間探出頭,不耐煩地說:「讓你喊個服務員,喊這麼久?趕緊過來,趙總等著呢。」

社畜自覺地把手機揣兜里,臉上擠出兩捧笑,進了包間。

高總不停地勸酒。

勸酒就勸酒,可高總自己不上,勸我給趙總敬酒!!我就是個產品經理,不是銷售員!

「小菲,快,給趙總滿上。」

我在心裡已經用白眼在高總身上扎了一百個洞,可社畜本畜還是給趙總把酒滿上了,滿得都溢出來了,這是大杯,一杯二兩。

有種酒就喝,喝死你!

趙總彎著眉眼看我,然後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我忘了,趙天倫這傢伙上大學的時候就天天泡酒吧,喝酒如同喝水。

高總見狀,笑得嘴角要咧到耳朵,哈著腰問:「咱去二場?」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