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去世後,後媽不讓男友戴孝,得知原因後我哭了

2022-03-07     緣分     5170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湯碗,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我爸去世後,後媽不讓男友戴孝,得知原因後我哭了

01

男友吳昊摟著我的肩膀走進大門,院子裡很多人在忙碌,大廳的門開著,我一眼看到父親的遺像擺在桌子上。

我緊走幾步,一把掀開靈堂後面的布簾,父親閉著眼睛躺在那裡。

我伸手摸他的臉龐,一片冰涼,我心中僅存的希望徹底破滅,一聲哭嚎從胸膛湧出喉嚨:爸……你怎麼了啊?

早上我在省城上班,妹妹給我打電話,她泣不成聲地告訴我:姐姐,你快回來,爸爸不在了!

我根本不相信妹妹的話,父親才50歲出頭,身體一向健碩。我前不久回家,他得知我找了對象,還張羅著要來省城幫我把關……他怎麼就不在了呢?

我給薛姨打電話,問她到底什麼情況,她只是說了句:你爸心梗,不在了!

薛姨是妹妹的媽媽,是我爸的二婚妻子。

我給吳昊打電話說家裡出事兒了,他讓我在單位等著。很快,他開車過來接我,一路趕了回來。

路上我一直懵懵懂懂,覺得我爸不會有事兒,說不定是妹妹和薛姨合夥騙我。

其實,她們怎麼會拿我爸的生死開玩笑呢?我只是潛意識裡拒絕接受,父親突然離開的事實吧!

02

姑姑給我頭上系了一塊孝布,我跪在地上,把頭埋在我爸胸前,拉著他冰冷的手,哭得喘不過氣來。

「他有什麼資格戴孝!」薛姨的聲音在我身後炸起。我下意識地回過頭,看到她一把扯下了吳昊頭上的孝布。

姑姑嚅囁著:「這是小米的男朋友,怎麼就不能戴孝?小米爸爸一直說要去省城看未來女婿……」

「我還在這裡杵著呢!沒有經過明媒正聘,算什麼男朋友!」薛姨狠狠地把孝布扔在沙發上,轉身招呼大伯,說讓他請廚子買菜,招呼幫忙的人吃午飯。吳昊第一次來我家,薛姨就這麼對他,太過分了!以後沒有我爸了,我估計在家裡也無法立足了。

這個女人心太狠了,我爸都躺在這裡了,她怎麼一點也沒心?

我腦子裡亂糟糟的,哭得不能自已。

03

從我記事起,我爸和我媽總為家務事吵架。

無非是我爸賺錢不多,還要管我爺爺奶奶、姑姑小叔的吃喝拉撒。

我爸是老大,是家裡唯一的大學生。我姑姑和小叔輟學打工,供我爸讀書。我爸認為自己有能力了,幫助家人不應該嗎?

後來我小姨生了一場大病,我媽讓我爸拿錢,我爸說沒有錢。

沒多久,我小姨因為沒有及時做手術去世了。

我爸和我媽積累了多年的矛盾轟然爆發,鬧起了離婚。氣頭上,還辦了離婚手續,我媽凈身出戶搬出去了。

我爸後來也有了悔意,覺得自己就是沒錢,也應該借錢給我小姨治病。

但是,我媽跟我小姨感情很好,她死活不原諒我爸對她家人的冷酷無情。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